关灯
护眼
字体:

47.第 47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底下人接过来递给薛见, 他随意放在一边, 周长史也不敢多待,行完礼下去了。

    薛见又递给她一本描红小册:“回去记得练习。”

    阿枣苦着脸接过来揣到怀里。她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上回来的那位陈公公站在门口,面有不耐,她好久没跟楚贵妃那边联系了, 愣了下才认出来。

    李公公见到她, 脸色不阴不阳地拱了拱手:“沈长史。”

    阿枣早就有反水之心, 对李公公也不如以往客气了,下巴往那边指了指:“咱们茶馆说。”

    陈公公哼了声, 两人才进了茶馆里,他迫不及待地问道:“皇上要派人南下之事, 四殿下心里有什么打算?太后的生辰礼,四殿下可备下了?”

    前年南方发了涝灾, 导致奸商哄抬粮价,水匪流寇横行, 漕运不畅通,所以皇上想派人南下查明实情,人选在三四五之间徘徊, 而皇上又对太后十分孝顺, 楚贵妃是想着若是这回送的生辰礼压过其他皇子的风头, 能讨太后欢心,五殿下再办几件漂亮事, 南巡的差事指定就落在他头上了。

    道理也不算错, 只是着眼处未免太过狭隘, 楚贵妃和楚威候本就是小吏出身,宫斗宅斗还行,放眼朝堂眼界就低了些。

    阿枣敷衍道:“这我还不大清楚,公公容我几日,我明日定会细细打探。”

    陈公公听完脸色更加难看,本来楚贵妃已经下决心除掉此人了,要不是五殿下求情,哪里能容这人到现在?所以这回也不止为了一个生辰礼,更多的是试探她现在在为谁效忠。

    他紧着道:“贵妃明日之内就要听到信儿,你自己掂量着吧!”

    阿枣已经打定主意趁这个机会彻底和楚贵妃那边断了,他啥时候来也无所谓,于是点了点头就回家了。

    她早上才到府里,薛见忽然对她道:“太后寿宴,我打算送她一樽猫眼石赤金酒樽,你觉着如何?”心意多少也不在送礼。

    涉及朝政的事阿枣一般不敢太参合,但是想让他信任总得干点实事,阿枣犹豫道:“卑职觉得不大好,贵重是够贵重了,但是总觉着不大尽心,而且这些把玩的金银宝石,太后想必也不缺。”

    薛见听她第一次对这种事发表意见,不觉挑了挑眉:“你有什么想法?”

    阿枣小心翼翼地道:“太后不是喜欢听戏,何不请申妙姑娘来排一出戏呢?”

    薛见道:“这就是你的意见?太后不知道听过多少出戏,一般的戏怕是早都听腻了。”

    阿枣吭哧吭哧半天才道:“可以现编一出戏啊,卑职有个现成的故事。”

    昨天李公公过来问过她之后,她也开始琢磨这个问题,要是想让薛见信任自己,打消杀心,她还得主动出击帮薛见做点什么,于是就想到了从这次生辰礼入手,事不大,意义却不小。所以她决定发挥专长,写一部古今中外年长年幼都无法抵挡的诱惑——霸道总裁爱上我。

    她现代的妈妈四十六七了,整天捧着《霸道总裁的绝色逃妻》《迷糊妈妈天才娃》之类的书看的废寝忘食,太后只比她妈大了几岁,出身不算高,想必也是这类型故事的受众者。

    她构思的内容是,一个姑娘被黑心父母女扮男装顶替弟弟入宫,因为聪慧可爱独立引出了一系列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就连太监头子也倾心于她,展开了一系列荡气回肠的玛丽苏故事。

    她说完老脸已经不由自主地红了,这文儿搁在现代某江估计会被人往死里拍,薛见脸上一串省略号,半晌才道:“我叫申妙过来瞧瞧。”

    申妙还带了戏班子里的几个专业人士,一听这个故事的大概内容眼睛就是一亮,情节丰富而且足够新鲜,又不会太过特立独行,有什么内涵谈不上,不过吸引人却足够了。

    申妙觉着有戏,又拉了两个编曲的师傅,把故事里一些太过超前的内容删掉了,又加了些别的内容,使得整个故事更加的凄美婉转,再把词儿改成柔美清雅的唱词。

    毕竟在这方面申妙才是内行,薛见听她这般说,就放开让她和阿枣去做。

    这么一忙活竟然忙活到了深夜,阿枣满脸疲惫地一看更漏,惊道:“都快子时了!我娘肯定急了。”

    薛见正好过来瞧了眼,见她如此说,便道:“我让人备马车。”

    阿枣也怕大晚上回去出什么意外,就没推拒,点头应了。等她半闭着两只眼坐上马车时才惊了:“殿下,您怎么也在?!”

    薛见端坐在马车里,斜晲她一眼,漫不经心道:“用完饭想散散,你还不快上来?”

    阿枣累的连分辨的力气都没有,蹬了蹬腿没上来,被薛见揪着领子给拎了上来。

    阿枣:“...”

    她一上车含含糊糊说了几句道谢的话就靠在车围子上小憩,薛见没叫醒她,而是静静地看着她的发顶。一头乌发柔细纯黑,就是女人见了只怕也要生五分羞愧。

    他莫名地想起了小时候,楚贵妃爱自己的亲子,父皇喜欢五弟,底下的下人也围着五弟转,他只能躲在阴暗潮湿的西晒屋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欢声笑语,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嫉,对人人都爱的五弟的嫉。

    长大之后他只觉得那时幼稚可笑,再没产生过这种无意义的情绪,而如今,一个沈入扣,竟让他再次品尝到了那种滋味,虽然远不如那时候强烈,却真真切切,像是一枚扎进心里的细针。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想跟五弟争个高下,才想把沈入扣收为己用,还是因为她外面吊儿郎当,内里竟是个颇有趣的妙人。

    毕竟美人好找,妙人难寻啊。

    因为这个,他才会同意了她揽下了寿礼的差事,事虽不大,但他也从来也不会轻易交之于人,以免有人心存歹意暗中做手脚。所以只盼着沈入扣...不要辜负他的期望啊。

    薛见静静地凝着她的发顶,隐隐约约闻到一股皂角的香气。

    阿枣睡的不深,马车一停她就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到了?”

    她住的巷子不宽,薛见的马车进不去,只能停在外面,她下了马车准备走,就见薛见也跟了下来,没等她问就道:“我要买些现做的糕点和醋粉。”

    这条巷子对面是有几家买夜宵糕点的到深夜还亮着灯,但是薛见怎么会吃小门小户里卖的东西呢?她心里奇了下,她看距离不算近,主动道:“我帮您买吧。”

    薛见瞥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夜里起了凉风,阿枣看他出来的匆忙,穿的是单衣,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递给他,又摸出把斗笠递给他:“现做的您得在外面等会儿,我去去就来。”

    她身量矮,披风在薛见身上就短了一截,不过挡风是足够了。薛见神色微缓,想瞧瞧她住的地方,就走进巷子里转了转,见一处小院上面刻着‘沈’字,料想是沈入扣家里,门口有方石凳,他撩起衣袍坐在石凳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遭环境。

    沈家一侧院墙突然拐出个人来,见他在沈家门口,披风上绣了沈字,斗笠都遮住了脸,坐在石凳上又不太显身量,于是问道:“沈入扣?”

    楚贵妃不能总让自己宫里的人出来,于是就让娘家人来递话,恰好这人没怎么见过阿枣。薛见隐约记得楚家人,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还是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

    这人见‘沈入扣’看见自己还敢继续坐着,又看他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是你爹啊乖儿子!”

    薛见眼神一戾,又想着她会怎么回答,慢慢道;“不,我是你爹。”

    可怜阿枣什么都没干,就成了孙子。

    阿枣点了点头,底下人送着她一路出了皇子府,她一出门才想起来不知道家在哪,书里隐约提过在一个叫四角胡同的地方,看见不远处有轿夫,一模兜里就十来个铜板,只得靠脚走,于是打听着回了四角胡同。

    她正琢磨着怎么找家门,胡同口站着的一个容貌秀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