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第 24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枣略一琢磨就想出这个计策的狠毒之处来了, 本来两人就没有互相信任, 薛见对沈丝丝的吃里扒外心知肚明,他昨日在她家门口被刺杀, 她人却不见了,怎么想都像是早有预谋, 而且想必楚威候还有后招,就算这帮人放她出去了,她张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她好歹也活过一世, 沈入扣和李氏怎么办?

    不行,得趁着他们出后招之前主动出击。

    阿枣越想越坐不住了, 把绑住两只手的草绳对准方桌的尖角用力磨, 这招居然还颇管用,她用力磨断了三四根,两只手奋力一挣,居然真的挣脱开了, 她心里一喜,还是把草绳胡乱缠在手腕上仍旧装作被绑住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把门推开一丝缝。

    没想到她稍稍一用力, 门竟然直接被推开了, 她吓了一跳,门没锁?她在原地僵了半晌, 外面没有一点动静, 她小心走出去, 院里也空空如也。这是...走了?

    但是她心里完全高兴不起来,这帮人既然敢放了她,肯定是料定她活不下去了。

    阿枣的脸色很难看,这么说来这间小院反而还是最安全的了,她在原地踌躇了半晌,想到沈丝丝的家里人,还是咬牙走了出去。

    国字脸竟然站在门外,她下意识地摆出个防御姿势,国字脸嗤笑了声,又‘当啷’扔给她一把匕首:“想活命吗?想法子杀了四殿下,或可有一线生机。”

    他说完转身走了,阿枣追了会儿他已经没影了,她回到原处定定看了那把匕首好一会儿,才把它藏到怀里,在去皇子府在回家之间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先回沈家。

    她被绑的地方是农庄里的一处小院,离京城大海七八里地,平川已经派出好些人手搜查她,也不知她运气好还是不好,一路上竟然没碰见薛见府上的人,一回家刚凑近院子,就有四五个人冲出来,七手八脚地把她摁住了。

    阿枣忙举手投降:“是我是我,轻点轻点!”

    平川走出来冷笑道:“抓的就是你!”

    他把那封信交给薛见之后,薛见仍是没有说什么,只吩咐他继续派人找,让他亲自在沈家等着,平川本来还想把沈家翻个底朝天,薛见也严令他不准胡乱翻动,他这才忍下来的,此时见着沈入扣,简直恨不得抽他两耳光。

    他顾念着薛见急着见她,硬是忍下了这口气,带人把她抓上了车,一路到了薛见府上,又拽着她下了马车,路上阿枣被颠的生疼,硬是忍住了一声没吭声,平川本来想搜身,却见申妙出来道:“把他交给我,王爷要见他。”

    平川粗声粗气地道:“还没搜身。”申妙笑道:“我你还信不过?”

    平川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竟然真的直接把人交给了她,连绑都没绑。

    阿枣反倒大惊小怪起来,她怎么说外表看起来也是个男人,申妙再怎么高也不是个弱质女流,平川哪里来的自信。

    申妙笑吟吟地贴着他耳根道:“沈长史可别乱动啊,不然我可控制不住手劲。”

    阿枣还没反应过来,她伸手在阿枣肩上轻轻一搭,阿枣半个身子就软了,不由自主地倒在她怀里。申妙看起来并无半点愤懑不悦之色,甚至还伸手在阿枣的下巴上勾了一下:“没想到沈长史的身子还挺软的。”

    阿枣紧张的腿肚子转筋,没好气道:“你的身子倒是出乎意料的硬啊。”

    申妙一巴掌闪在她后脑勺上:“啊!流氓,禽兽!”

    阿枣:“...”

    她想给她一脚!

    她想了想,硬是忍下这口恶气,小声套话道:“殿下昨晚上受伤了没有?现在心情如何?”

    申妙本来对她没什么好感,但见她上回出手救人,两人又有一起为太后排戏的情分,她悠悠开口道:“你知道殿下遇刺了?伤倒是没受,心情吗...不好不坏吧。”

    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阿枣忍着烦躁,好声好气地道:“申姐姐,昨日之事真的不是我要害殿下,我也是着人算计,我可以向殿下解释,还请你等会帮我美言几句。”

    申妙不接茬,笑眯眯地道:“你放心,才智绝顶,若你真的无事,殿下不会冤枉你的。”

    阿枣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薛见的智商了,她其实很不喜欢这种性命寄托于人的感觉,但情势所迫啊。

    她满面愁容地被申妙带进了薛见书房,申妙笑着福身:“殿下,人我给您带到了,您问话吧。”

    薛见的书房她常来,原来来是为了蹭吃蹭喝,现在过来却为了请罪,同一个地方,却是两种心境,她禁不住抬眼看了眼薛见,他照旧丰姿如玉,坐在那里一派清华,手边还放了装裱一半的画轴,正是阿枣送给她的那一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