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第 10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的。”

    李氏听了自然也高兴,女儿自打进京来性子就变了许多,如今她能有这般善举,她欢喜道:“这就好,那么多菜哪里吃的完?”

    阿枣拉着她进屋:“吃不完就慢慢吃。”

    真正的亲哥沈入扣不知道今天又扮演的是只鸟,伸展着两只手臂在屋里胡乱扑腾,阿枣艰难劝道:“哥,鸟也是要吃饭的,你过来吃饭吧,吃完了再飞。”

    沈入扣答道:“不,我是鸡。”

    阿枣:“...”

    她陪着李氏和沈入扣吃完才上床睡觉,没想到老张赶了个大早来催稿了,见阿枣在吃饭,笑呵呵地道:“您画的怎么样了?”

    阿枣平静道:“已经完成了一半了。”她语调温柔地道:“老张,你过来一下。”

    老张不明所以地走过来:“您有什么事?”

    阿枣跳起来就给了他一个脑崩:“你个为老不尊年老无节的!给我送的都是什么东西!你把我坑惨了你知道吗!”

    沈入扣跟着起哄,也伸手在老张脑门上重重弹了一下:“惨了惨了!”

    老张给弹的哎哎叫痛,委屈道:“我怎么了嘛我,我就是投您所好,这也有错!”

    阿枣气道:“你闭嘴,我是正经人,我喜欢姑娘!!”

    老张听她如此说,也知道自己办错事了,红着老脸连连作揖道歉:“这事是我办的不对,是我误会您了,还请您不要计较。”

    阿枣烦躁地摆摆手:“算了算了。”然后转身把才画好的画稿取出来,老张知道自己办错了事,也不敢多留,赔了几个笑脸就拿着画稿转身走了,她也穿好官服去薛见府上当差。

    她现在见到周长史就十分尴尬,偏周长史浑然不觉,还时不时送几个秋波,他这人出身颇好,是被溺着长大的,脾性也有些骄纵,但凡喜欢的,总想想方设法的上手,阿枣越不理他他就越来劲。

    阿枣给烦的只得埋头在公文堆儿里,幸好没过多久薛见拯救了她,他派了下人来通传:“晚上齐国公在春荣画舫设宴,殿下说要带您一起去,命我通传您一声。”

    阿枣想了想,印象中没有这段剧情,她去了应该也无妨,于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官服:“就穿这身?”

    下人忙笑道:“怎会,殿下给您预备了衣裳,您下差之后来卧霞居换就是了。”

    阿枣一边答应一边感慨,原来看书的时候一目十行,可能几天几月甚至几年都可以一笔带过,现在自己参与进来了,发现很多事情都是书中不曾提到过的,真是事事具细啊。

    周长史听完心情难免有些不是滋味,按说他才是出身名门,为什么殿下事事都喜欢带着沈入扣呢?阿枣没理会他的心情,下午去换了身天青色的直缀,要扣玉带,显得十分潇洒倜傥,收拾停当了才去见薛见。

    薛见一身紫色锦衣,三尺青丝用玉簪定住,越发显得面如美玉,衬的眼角那一点殷殷朱砂痣更加撩人。他坐在马车上,对着阿枣耳提面命:“知道你应当注意什么吗?”

    别的不说,沈入扣做事倒是比那两个勤快多了,这种不痛不痒的场合他也乐意带着她。

    阿枣清了清嗓子答道:“帮您挡开无聊之人,您说话的时候给您捧哏,多帮您留心。”

    薛见淡淡道:“这倒不必,你只要别说什么清纯不做作,玉势之类的话就成。”

    阿枣:“...”

    薛见点了点头,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画舫,薛见带着她走上去,两人已经来的有些迟了,进去的时候酒菜已经上桌,宾客入座,有姿容曼妙的舞姬在轻歌曼舞。齐国公一见薛见就笑道:“凤楼来迟了,当自罚一杯。”

    凤楼是薛见的表字,他上前清浅一笑:“路上耽搁了会儿,原公勿怪。”

    齐国公笑道:“好说好说,只要你把这杯酒喝了,不光不怪你,还要夸你豪爽。”

    薛见瞥了眼那酒盏,见酒色浅红,泛着一股樱桃的甜香,不觉攒了攒眉,他对樱桃过敏,这纯樱桃酿的酒他自然不能喝。

    设宴的齐国公是跟着先帝打天下的老人了,薛见也不好拂却他的面子。阿枣见他不动,探头瞧了眼就明白了,毕竟书里提过这事,她主动道:“国公,我们殿下不爱喝果酒,嫌不够劲,您给他换成黄酒如何?未免不恭,这杯酒我就替我们殿下喝了。”

    齐国公笑着把果酒递给她,果然大笑道:“好!是条好汉,拿黄酒来!”

    薛见和阿枣同时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才落座,她屁股才挨着椅子,就见薛见偏头看着她,缓缓问道:“你如何知道我不能碰樱果?”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