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第 10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枣脸色十分难看,她正要细问,薛见已经从桥上绕了过来,见到申妙也不惊异,问道:“救上来了?”

    申妙愣了下:“殿下也在?”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用绢子掩嘴娇笑道:“我戏班里有个孩子不慎落水了,多亏了沈长史搭救,说来有趣,她还以为这是殿下跟我的孩子呢。”

    薛见:“...”

    阿枣刚才是脑子一晕,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只能尴尬的笑,她见申妙并没有说李兰籍命人将那孩子推下水的事,显然没有让薛见出面收拾那人的打算。薛见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显然有所察觉,却没再追问。

    申妙忽幽怨道:“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能有个孩子呢?”

    这话说的十分暧昧,薛见听了却无喜无怒,只挑了挑眉:“你生?”

    申妙:“...”她想了想还是闭嘴了,转向阿枣,饶有兴致地问:“沈长史为什么会救人呢?”

    方才她下水救人毫无犹豫,可见是发自内心的善举,若是别人薛见不奇怪,但沈入扣就...于是他也感兴趣地看过来。

    她水性不错,顺手捞一个孩子不算难事,上辈子的父母从小就教育她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与人为善,叮嘱久了这也成了她做人的原则,原则是人的立身之本,如果丢弃原则那么再活一世实在是毫无意义。

    她想了下,还是决定继续凹猥琐流人设,拇指和无名指搓了搓:“那什么...我想着孩子爹娘能给点赏钱来着。”

    薛见:“...”申妙:“...”

    申妙一摊手:“那孩子父母都在乡下务农呢。”

    阿枣下水之后已经浑身湿透了,方才事赶着事没发觉,现在猛地一闲下来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冻的瑟瑟发抖。申妙本来想开口,薛见蹙眉道:“先找个成衣店吧。”

    申妙探究地看过来,他不着痕迹地垂下长睫,漫不经心地道:“我想买件衣裳。”

    说是他自己想买,进了聚宝街最有名的成衣店之后先让店主帮着挑了一套,阿枣哆哆嗦嗦地拎着干净衣服进了换衣服的地方,正尴尬没有里衣,一只白洁有力的手就探了进来,拿着亵衣和亵裤,她认出来这是薛见的手,道了声谢接过来。

    她摸了摸脸,沈丝丝的易容术还是挺靠谱的,泡了水竟然也没有脱落,只是黏合处有些刺痒。

    她看了眼亵裤,这里的男子亵裤有两种,一种是神奇的开裆裤,另一种和现代内裤有的类似,前面也有一块凸起的地方,专门放...那什么的,只不过裤腿长了些。薛见给她挑的这条亵裤前面的凸起非常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她顶着她哥的名字,突然感觉受到了侮辱...

    申妙在外间道:“您和沈长史用过饭了?”薛见道:“在睦月居用的。”

    申妙又是一笑:“那可是您的产业,掏钱吃饭多亏啊。”薛见淡然道:“他们不知我是我。”申妙懂了,又啧道:“您总这么隐瞒身份也不是事,要是旁的皇子,哪里用得着这般藏着掖着,偏偏您...”

    薛见漠然看她一眼,她耸了耸肩膀住嘴了,此时阿枣小心把亵衣撕成条状,再把前胸裹紧,穿好亵裤和衬裤子,再套上中衣和外衣才走出去。

    不得不说这家店名气大还是有道理的,衣裳十分衬人,稍一收拾就是个翩翩俊秀的少年公子。

    申妙亮着眼睛打量几眼,不知道从哪里取出块上好的白玉玉佩来,给阿枣挂在腰间:“我是个穷的,只能送这点谢礼了。”她又笑道:“我那戏班子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她走了几步突然侧过身,转身眨了眨眼,不知对谁说了句:“沈长史近来可是越来越可爱了。”

    阿枣给她夸的老脸一红,薛见面不改色,付了账之后和她出了成衣店,她伸手扯了扯衣裳:“等我以后赚了钱再想法还您。”

    薛见没说话,两人绕过河堤走到他的马车旁边,他突然看了她一眼,又拿出第三条绢子:“把头发擦干净。”他说完挪开视线,状若不经意补了句:“不擦干净别上马车。”

    阿枣倒是没在意,暗暗在心里嘀咕薛见到底带了多少条帕子,她一摸头发湿哒哒的,上面还沾了好几片叶子,她忙擦干净,突然想到一件事:“我的食盒呢?!”

    薛见瞥了她一眼:“我命人送到你家去了。”

    阿枣松了口气,掀起车帘上了马车,薛见把她送到巷口,李氏已经早早在家门口等着了,见到她来松了口气:“你可算回来了,殿下突然给咱们家送了好些吃食,可吓了我一跳。”

    阿枣笑嘻嘻地挽住她:“我今儿见义勇为,踊跃救人,所以殿下赏我的,你和我哥尽管放心大胆的吃,不碍事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