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2.第 14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她的心情很沉重, 假若有一天亲哥沈入扣真的恢复记忆, 顶着短小肾虚的名号会不会想掐死她?

    她忍不住弱弱地问道:“殿下您为什么老送卑职补肾的东西?”

    薛见想给她留点颜面,就没有直说,偏头瞥了她一眼,把话题岔到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倒着来,先说说你为什么要打李兰籍的随从?”

    阿枣道:“他,他调戏卑职的两个妹子,还欠了卑职家里的钱不还!”

    薛见面色越冷, 眼尾的殷红泪痣也艳的刺人,把两个问题一并问了:“你出去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喝樱桃酒的?”

    阿枣低头不看他:“卑职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这些天薛见态度十分微妙, 忽冷忽热若即若离,她也不知道这好感度是升了还是降了,薛见态度未明, 她自然不能信他。”

    他越是追问,阿枣就越发紧张,忍不住把袖子上的疹子遮了再遮。

    薛见伸手, 勾起她的下巴,逼迫她跟自己对视, 咬字很轻, 每个字像有千斤重, 字字砸到心里;“我不动你,不代表我事事都会纵着你。”

    他说完不觉微微一顿, 似乎也觉着自己的动作古怪, 不动声色地收回手, 正看到阿枣拉袖子的动作,动作微顿,垂眸无声地看着她。

    阿枣正跟他的目光对上,心里一虚:“殿下...”

    薛见目光移到她那条手臂上,不言不语,不过此时无声胜有声,阿枣看着他越来越沉凝的目光,终于败下阵来,自暴自弃地伸手:“殿下看吧。”

    薛见撸起她的袖子,就看见胳膊肘上布满了红疹,作为一个过敏过的人,他看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得的,蹙眉道:“你这是...”

    阿枣死猪不怕开水烫:“卑职也不能吃樱桃。”

    薛见动容,想到方才她抢着帮自己挡酒那一幕,事后又千方百计地瞒着自己,想必方才出去许久也是因为身上出红疹,神情复杂地瞧着她,忍不住探出手,在空中停了半晌,还是伸手帮她把袖管拉下来。

    阿枣没等到他的质问,忍不住抬头看着他,见他神情复杂,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听他缓缓道:“难为你有心。”

    话虽不多,但是含义却很明显,她琢磨了一下,他估计以为自己明知道会过敏还主动帮她挡酒,所以说聪明人脑子太多弯弯绕绕也不好。

    薛见道:“你怎么不早说?”

    阿枣心说话都让你脑补完了我还说什么说,当然她不敢说,干笑道:“我做好事不留名。”

    薛见:“...”

    他现在只有感慨,他居然被这厮帮了。

    既然如此,薛见也不好再质问她为何动手打李兰籍的随从,索性靠在车围子上闭目养神。

    阿枣忍不住地伸手想要挠脖挠手背,薛见就跟开了天眼似的,张口道:“别挠,仔细挠破皮伤风。”

    阿枣听见他的话忍了会儿,但是身上实在是奇痒无比,正要抬手,就被薛见伸手按住了,他睁开眼拧眉道:”你是想让我把你捆起来?“

    阿枣蠢蠢欲动的手顿时老实了,马车往前行驶了一会,突然顿住了,车夫在外头不悦道:“殿下,前面好像有人争执起来,把道儿给堵住了。”

    平川在外立刻道:“殿下,要不要属下带人去清路?”

    薛见为人淡漠,自然不爱管这等闲事,就听平川又咦了声:“中间站着的那个好像是李氏殿下?”其实李兰籍有爵位在身,他们不习惯用本朝的爵位称呼他国人,只以李氏殿下呼之。

    阿枣一腔凑热闹的热情为之一熄,薛见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阿枣,忽的笑了笑;“你想去凑热闹吗?”

    阿枣很想说不要,但是现在说不想又有点太刻意了,挤出一个她自己都不相信的笑容来:“想。”

    薛见让车夫停车,带着她走进人堆儿里,他风采卓绝,走过之处人们自动让道,阿枣此时已经能听见动静了,她踮脚往里看,就见一个高壮汉子和一个娇柔女子半跪着,高壮汉子被打的皮开肉绽,仍是牢牢护着身后女子,李兰籍就骑着高头大马在两人对面,神态自若,静好如少女的面容上甚至还有一抹悠然笑意。

    高壮汉子身形一晃,女人伸手扶住他,哭叫道:“我已经把卖身银子还给你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李兰籍偏头笑着,神态天真,似乎觉得此情此景很有趣,他身边的随从替他开了口,啐道:“你是我们殿下府上的宠姬,殿下没说放人,你凭什么敢跟野男人跑了?再说你一个姬妾哪里来的银子,还不都是我们殿下赏的!”

    众人听说是个逃奴私奔的故事,都没了兴致,转身走开了倒是那被打的头破血流的男子开了口:“赎身的银子,是我一点点挣回来的,跟你们没有半分干系!你们凭什么当街打人!”

    随从狡黠一笑:“原来你们早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