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1.第 141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阿枣觉得嘴里甜滋滋, 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殿下是给卑职喂蜂蜜水了吗?”

    薛见看见她舔嘴唇的动作就想到她方才舔自己的手指, 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低头慢条斯理地品茶。

    既然沈入扣不记得了, 这种丢人事还是不说为好, 不过他仍旧在心里给她记上了一笔。

    阿枣:“...”

    妈.的智障!

    阿枣见他不言语,就乖乖地闭上嘴,偏偏嘴巴又闲不住, 安静了会儿就浑身难受, 主动道:“今天真是多谢殿下在卑职晕倒之后把卑职带上马车,不然怕是要被上头责罚的。”

    薛见慢慢放下茶盏, 挑眉道:“嘴上谢谢?”

    阿枣东摸西摸, 摸出老张送的另一个白瓷小瓶来,她当时闻了下,有股淡淡的梨花香和草木香,以为也是花露之类的东西,觉得比‘越人歌还好闻一些’, 就随身带着了,只是一直没来得及用。

    她把瓶子递给薛见:“一件小玩意, 不成敬意,殿下留着打赏下人吧。”

    薛见先没接,只瞥了她一眼:“这是何物?”阿枣不确定地道:“花露?”

    薛见揭开其上的红绸瓶塞,轻轻嗅闻, 又抬眸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眼, 才平静问道:“你就送我这个?”

    阿枣怔怔点头, 他面上越发平静:“你喜欢男人?”

    阿枣差点没蹦起来,大惊失色:“当然不是,殿下何出此言?卑职喜欢女人!”

    难道薛见发现她的身份了?!

    薛见没理会她的跳脚,大概觉着她是心事被戳穿心虚,取出一块帕子来,把瓶中液体轻轻倒了一点在手帕上。不是阿枣想象的花露香水之类的东西,而是一种粘稠暧昧的粉色液体。

    阿枣愣了下:“这是什么?”

    薛见沉吟半晌,才面不改色地道:“夫妻行闺房之乐的时候用以助兴之物,有催.情的功用,一般好龙阳的男子使用较多。”

    他虽然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眼底还是难免露出些许尴尬,耳根处若有似无地红了下,但不想被看出来,借着喝茶遮掩。

    原来是润滑剂...阿枣秒懂,她也没功夫计较老张为什么送自己这个了;“那,那也不能证明我喜欢男人啊!”

    薛见半握着茶盏,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杯壁:“你上次用的香,名叫‘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讲述一个越国船夫对楚国王子的恋慕,前朝末代皇帝性好余桃,又擅调香,所以制了这越人歌,名气极广,九成用越人歌的都是此道中人,好些人就用此香辨别同道中人。”

    难怪周长史突然来骚扰她,阿枣现在只想把老张掐死!

    她在心里把老张拖过来打了个半死,突然想起一件事,猛然抬头道:“殿下怎么知道的这么详尽,难道您是...”

    薛见敲着茶盏的手一顿,阿枣忙把后半截咽回去,他知道沈入扣身份,不想让她乱传传给楚贵妃,冷着脸解释道:“越人歌在群香谱上有记载,那助兴之物...”他调整了一下表情,啜了口茶才道:“春.宫上仔细提过其香味色泽...”

    其实是他年幼被养在楚贵妃宫里时在她宫里见过类似东西,上面还贴了隐晦的小子标明用途,他多年之后才想明白,但这由头他不想跟阿枣说。

    他一转念又想到自己本来是怀疑她沈入扣有没有断袖之癖的,没想到一转眼竟被她质疑了,轻哼了声,面无表情地喝着茶。

    看春.宫看的能一眼认出来?阿枣狐疑地眨眨眼,见他表情不爽,就没敢多嘴。

    薛见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条手帕来擦了擦润泽的唇瓣,慢悠悠地道:“本想带你去睦月居用晚膳的,现在我的心里不大舒坦,不想吃晚膳了。”

    阿枣:“...”

    他见阿枣一脸想揍人又不敢的扭曲,心里平顺多了,取了本闲书随意翻看着。

    他说归说,等下了车阿枣还是看见了睦月居三个大字。睦月居是京城颇负盛名的酒楼之一,有几道招牌菜远近闻名,当然价钱也是远近闻名的贵,随便一盘菜基本等于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花销了。

    阿枣又惊又喜:“殿下?”

    薛见唇角轻轻一扬:“奖励你救驾有功。”他唇角才堪堪扬起,转眼就又想到沈入扣的身份,神色很快就淡了下来。

    阿枣这才想起来上午水蛭那事,乐颠颠地随他进了酒楼,此时饭馆里已经是宾客如云,不过幸好薛见有先见之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