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双方互换相思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么么啾~\(≧▽≦)/~  玉自寒带着乖乖巧巧的笑容回家了。一进门就和专门等待在院子里的苏宝宝对上了。

    玉自寒脸色未变,苏宝宝脸上的笑瞬间消失, 脸也拉了下来。

    “怎么是你?我娘呢?”

    玉自寒不答话, 把今天早上和师姐一起摘的嫩嫩的苋菜挑出来, 放到清水里。

    刚伸展叶子的苋菜软的不可思议, 指甲稍稍划过就会留下一道绿色的划痕,所以玉自寒的动作极为温柔。

    “我在路上遇到你娘了。”

    “你……你什么意思?”

    “苏时暖啊,她应该在回京城的路上了。”

    “什么?!”

    玉自寒已经把苋菜洗了三遍了,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 把苋菜放在一边的竹排子上,晾晒。

    苏宝宝却急了,几步并作一步走过来,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说完就要拉玉自寒的衣服。

    “滚开。”

    苏宝宝的手僵在原地,恼羞成怒。

    玉自寒浑身都是懒洋洋的,软的跟没骨头似的,一点也没有欺负小孩子的羞耻感, 反倒引以为乐, 更恶劣了。

    “你这个样子跟以前的我真像。”

    “怪不得师姐会把你带回来。”

    苏宝宝猛的抬起头, “胡说!才不是!”

    苏宝宝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 比如苏时和跟他娘亲是什么关系, 要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像?再比如苏时和当时为何二话不说就把他带回家了?还有苏时和的武功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她到底有多强呢?

    玉自寒嗤笑,“师姐可不会因为苏家的原因把你领回家。”

    苏宝宝隐有所感, 心跳加快, 大脑飞速运转, 企图把自己混乱的思维拉回正轨。

    他心里有了一个猜测,却不想相信。

    玉自寒继续打击他,“不过我也不像你,我可比你识趣多了。”

    进到一个陌生的人家,别人的地盘,不装乖,还那么凶,迟早会把自己作死。

    “你——我会向娘亲告状的!”

    “别乱喊。否则就把你舌头剪掉。”

    玉自寒的表情代表着他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背篓里的药草在太阳的晾晒下已经有些枯萎,玉自寒不再跟他说话,转身去处理药草了。

    苏宝宝有时候也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所以当逃出生天的苏时和回来以后,他就真的向苏时和告状了。

    “喂!你那个师弟他欺负我!”

    苏时和:“……师弟他做什么了?”

    苏时和也就随意问问,安慰安慰他。

    “他、他……”苏宝宝尽量把玉自寒的恶行说的更严重些,“他威胁我!他说要剪掉我的舌头,割掉我的四肢,还想划花我的脸!”

    苏宝宝硬生生把玉自寒说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并且做足了一副委屈害怕的模样。

    苏时和:……

    苏时和摸摸他的头,“中午我们吃菜馍。”

    苏宝宝:???

    这话题未免转的也太生硬了吧!

    苏宝宝愤恨的把苏时和的手摔下他的头,言辞激烈:“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苏时和:……我还真不信你。

    不过她没说出来,想绕过这件事,“进屋吧……”

    “我不!好吧……我是有那么一丢丢说谎的成分的……”苏宝宝不自在的捏着衣角,“可是你师弟他说想割掉我的舌头是真的!”

    苏宝宝期待的看着苏时和。

    他希望苏时和相信他。但苏宝宝忘了“狼来了”的故事,他三番四次说谎,有怎么能让苏时和信他呢?

    再说了,苏宝宝编排的人可是她的小师弟,小师弟的性格怎么样她会不知道吗?即便是小师弟说的,但在她心里,苏宝宝就是比不上小师弟。

    小师弟若是犯了错,她会惩罚,但绝不是因苏宝宝的缘故而惩罚小师弟。

    “好了,别闹了,等会儿……”

    “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在敷衍我!”苏宝宝朝苏时和大吼大叫,迈开步子朝大门跑去,想离家出走。

    “等等!”苏时和叫住了苏宝宝,苏宝宝立马停下,背着苏时和扬起了唇角:他就说吧,离家出走这个办法简直百试百用!

    苏时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