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苏家母子的扭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院子里的空气格外凝固。

    玉自寒看着面前的男孩儿,也露出了一个软软甜甜的微笑。

    苏时和看看她的小师弟,又看看她白捡回来的小孩儿,看着他们两个人脸上软萌的微笑,感觉自己被什么戳中了。

    天呐,一个小可爱,一个大可爱,实在是太有爱了!

    苏时和几乎要眼冒红心。

    不过苏宝宝的这一声“娘”,不应该叫的。

    于是她纠正:“苏宝宝,喊错了。”

    苏宝宝这次倒是没大吼大叫了,他露出了一个腼腆羞涩的笑容,一派天真:“我没有喊错,你明明就是我娘嘛……”

    “你不是都答应我了嘛,你会跟我的爹爹成亲的,我们都说好的……”

    苏时和还未怎样,小师弟的笑容一瞬就消失了。

    苏时和后来也渐渐变得面无表情。

    她想,她对苏家的人已经足够仁至义尽了。

    玉自寒竟没发怒,拉着苏时和就离开了。

    苏宝宝的笑容僵在脸上。按他的想法,这个时候面前这个男子应该愤而甩袖,转身就走。

    毕竟,这个男的喜欢苏时和啊!

    苏宝宝没来太久,玉自寒向苏时和撒娇的场面他一概没看见,他唯一看见的,是玉自寒对苏时和的……垂涎。

    他认为那个眼神是垂涎的眼神。

    他曾无数次在他爹爹们的妾侍眼里看到这种眼神,灼热又恶心。

    所以他觉得,如果那个男的喜欢苏时和,那么听见他说苏时和已经跟别人定亲,却还在假惺惺的吊着他,出于一种被一个女人耍了的心态,即便修养在好,当场也会翻脸吧?

    这可关乎男子的尊严呢!

    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儿,人们的认知里,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

    他如此笃定,结果却被扇了一个大大的耳光,那个男人就好像……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苏宝宝现在憋屈得很。

    然而他心里更多的是恐慌。

    他原本想的是把那个男的气走,苏时和再生气他伏低做小撒撒娇就好,当他是心机也行,当他是嫉妒也罢,只要那个男的离开苏时和……可是现在那个男的没被气走,那苏时和……

    要是生气了不要他了怎么办?

    苏宝宝硬生生打了个寒颤,如同处于十月冰寒之中。他的眼神恍惚,想着若是苏时和不要他了,他就要离开吗?离开了要去哪儿呢?

    他不禁想起了当初偷偷离开景爹爹的事情。

    他当时为什么离开他的景爹爹呢?

    不就是因为有一次他偷听景爹爹跟谋士的谈话,那谋士说,上面那位不喜景爹爹,景爹爹本来就孤立无援,后来是得到了苏丞相的支持,才风头尽出,引来上面那位的赞赏。

    可是连接景爹爹和苏丞相的纽带——即他的娘亲苏时暖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尽管景爹爹在他娘亲失踪后,依旧深情不悔,在苏丞相面前发誓不再娶,可是……

    苏丞相依旧渐渐的疏远了景爹爹。

    甚至于在他慢慢长大的六年间,一次都没有过来看过他,关心过他。

    他可是他的祖父啊!

    苏宝宝心里很委屈。然而更让他崩溃的是,那谋士说,他在环月村找到了跟他娘亲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谋士的话言尽于此,苏宝宝却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了。他拼命的安慰自己,景爹爹不会答应的,景爹爹那么爱娘亲,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然而屋里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他再也忍不住了,推开门就冲到了屋子里,撒泼打滚,大哭大闹……

    得到的不过是景爹爹一个不耐烦的眼神,他被仆人捂着嘴拉了出去,锁在了屋子里。

    起初,他还会反抗,拼命的踹门大叫,可是没人理他。后来,他的贴身小厮偷偷跑来告诉他,景爹爹就要启程去见那环月村的那个女人了,还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说先拿捏住那女人,让她听他的,以后即便是那女人做了他娘亲,他也不怕。

    他被诱惑了。随意拿了些银两,他就在贴身小厮的掩护下逃了出去。

    娇生惯养的他一路艰难来到了环月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