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5.我是一只模特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郁景峰被戎毅似是而非的话语整得又气又懵, 思绪混乱地收起手机。

    抬起头, 恰好看见戎毅一脸罕见温柔地看着白小舒, 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时, 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卧槽,戎毅他妈的居然是个弯的!?

    意识到这个毁天灭地的劲爆事实, 郁景峰一瞬间感觉到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先知道这个消息。

    郁景峰面目迅速地狰狞纠结了一下, 而后神情复杂地看着戎毅, 再联想到戎毅家里的情况,顿时一阵脑壳痛。

    看着戎毅的背影, 郁景峰深吸一口气, 暂时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丢之脑后,然后全身心投入拍摄中。

    等我忙完手头的工作,再好好地审一审你这个不省心的哥们。

    郁景峰心累地长叹一口气,有这样一个熊哥们, 真他妈要操碎心。

    ******

    到了顶层的摄影间,白小舒就被领进了更衣室换衣服,拿过来的第一套衣服, 是偏古希腊风格的裙袍。

    古希腊的服饰不论男女皆是裙装样式, 对此,白小舒倒是没有奇怪为什么拿条裙子来给他,十分坦荡地换上了。

    平时有在家穿着兽皮小短裙四处乱晃的白小舒, 一点不抵触这类裙装服饰, 更何况衣服还做得如此好看的。

    细碎的流苏, 流畅的下摆,柔化丝质的纯白布料,一些银色的类似图腾的装饰,整件衣服美不胜收。精致而又繁复,一针一线都如同艺术家的精工细作,可见设计者对它的用心程度。

    白小舒平时穿惯了简洁可爱带着学生气的衣服,偶尔换上这样奢丽隆重的袍服,可谓震撼眼球。

    看着白小舒有点害羞地提着衣摆从更衣室走出来,坐在一边的戎毅瞬间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一颦一笑皆是画,眼前的世界似乎只剩下这一抹耀眼的白月。

    戎毅顿时有种想要将白小舒藏起来,彻底将其占为己有的冲动。

    “很好。”郁景峰看着白小舒,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上装效果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好上千万倍。

    郁景峰转头叫醒那些沉迷于美色无法回神的员工,然后让人带着白小舒去化妆,被点名的那位化妆师感觉自己上辈子可能拯救了世界。

    啊啊啊麻麻呀,我今天看见了真正的天使美少年!!!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个念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美人!!!

    白小舒从了一个房间又被带进了另一个房间,转眼消失在视野里,戎毅这才回过神来,神情复杂的他走到郁景峰身边,问道:“应该只是拍平面硬照吧?不会带他去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走秀吧?”

    郁景峰一眼看穿了这个占有欲爆表的男人的小心思,没好气地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走秀,我倒是想让他走台,可惜走秀模特的审核标准和大众情况不太一样的,大爷我倒是想让美少年走台,可惜眼前的规则让我不得不屈服。”

    戎毅听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放心地回到一边的座位上坐下。

    郁景峰眼角抽搐地看着毫不掩饰一下占有欲的戎毅,然后视线落在戎毅那张帅得有些人神共愤的脸,顿时眉梢一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虽然另一个系列他是想让影帝来拍,但是眼前这个貌似也不错。郁景峰仔细思考了一下可能性,顿时觉得戎毅可能会更合适,两人之间的熟悉默契应该比之影帝更加能够碰撞出火花。

    戎毅坐在一边沙发上,端起咖啡正准备喝,而后对上郁景峰那如狼似虎般的眼神,顿时后背发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

    化妆间内,白小舒被负责化妆的大姐姐摁在椅子上坐下,各种被刷子在脸上划来划去,弄他得有些痒痒的,强忍着好半天,最终忍不住开口了,“大姐姐,弄好了吗?刷子弄得我好痒。”

    “好了好了,再一下下,乖。”

    化妆师看着白小舒俊俏的小脸蛋,压下内心的亢奋尖叫,无比温柔地安抚白小舒。

    约莫几分钟后,终于给白小舒做好最后的定妆,然而还没等白小舒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化妆师姐姐就最先按捺不住地掏出手机来,咔嚓咔嚓对着他一通猛拍。周围其他几个小姐姐也捂着心口,一副要幸福得昏阙过去的样子。

    白小舒万分不解地歪头,结果萌得几个小姐姐捂着鼻子,直接尖叫着跑了出去。

    啊啊啊啊敲尼玛可爱!!!

    然而,这些人跑出去也没能避免视觉上的伤害与冲击,如同人形荷尔蒙的戎毅,皱着眉一脸不爽地穿着angel&war系列中war部分的战袍从更衣室走出来,野兽般的压迫冲击感,简直帅断了腿。

    白小舒有些担心刚才跑出去的几个小姐姐,镜子也没看了就追出去,结果正好撞进了要进入化妆间的戎毅怀里。

    白小舒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恰好与戎毅四目相对。

    精致如画般的面容,泛着水光的清澈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戎毅,在男朋友第一视角之下,戎毅受到的震撼与冲击可想而知。

    “大哥哥撞疼我了。”

    然而,白小舒却毫无身为小妖精的自觉,捂住撞到鼻尖,闪着泪光委屈控诉着。

    美而不自知,何其美也。

    戎毅心软得一塌糊涂,本能地想想摸摸白小舒的头以表安慰,但最后怕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