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我成了孤家寡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三月,春风来,桃花开。

    一只雪白的小仓鼠趴在软绵绵的特质小木床上,慢悠悠地睁开眼。

    看着窗外的飘落的桃花瓣,小仓鼠黑水晶似的小眼睛眨了两下,这才慢腾腾地滚了一圈,从床上坐起来。闻着淡淡的桃花香,小仓鼠伸出小爪子,自觉地将床铺整理好,然后麻溜地从柜子上跳下来,迈着小腿奔往厨房。

    如此人性化的一幕若是被人类发现,定是要引起轰动。但此刻,这偌大的房子里,似乎除了小仓鼠,再无别的生命体。

    距离姥姥去世,已经过去三个月。

    白小舒已经渐渐习惯了一只鼠的生活,不再刻意去掩饰自己的与众不同。

    顺着垂在地上的一根小绳子,白小舒熟门熟路地爬上厨房的架子,然后找到一个装着坚果的袋子。解开袋子上绑带,从中掏出一些花生杏仁,然后开始一天的早餐。

    一段咔吱咔吱的声响之后,吃得圆滚滚的小仓鼠低头看了眼快见底的粮袋,再一次深深地忧郁了。

    忍不住抬起小脑袋,透过厨房门看着客厅墙壁上挂着的照片。

    照片里,一位白发的老太太捧着本书端坐在藤椅上,一如既往慈爱安详地笑着,温柔的目光似乎正透过照片看着小仓鼠。

    白小舒一个没忍住,豆大的眼泪从眼眶里哗啦哗啦涌出来。

    可怜的小仓鼠孤零零地坐在架子上,轻细的呜咽飘荡着房子里,听起来寂寞极了,也伤心极了。

    小仓鼠哭了好一会儿,终于擦干了眼泪,耸了耸鼻子,笨手笨脚地从架子上爬下来。

    来到客厅里,小仓鼠跳到姥姥最爱的藤椅上,在靠垫的后面翻找出一个正方形的小木盒。

    光滑实木的盒子上,除了角落两个极小不起眼的孔,再无他物。

    而小仓鼠却嗷呜地张开小嘴,露出两颗乳白的小门牙,正对着木盒的小孔咬了下去。

    咔哒一声,盒子应声而开。

    门钥匙,身份证,银行卡,房产证……一切作为人类必备的东西,都安静地摆在盒子里。

    而这时,白小舒却已经从椅子上跳下来。

    小爪子将藏着脖子毛毛下的宝贝小项链摘下来,然后闭上眼,安静地伏在地毯上。

    一缕不知起于何处的朦胧白雾悄然笼罩着小仓鼠。

    待白雾散去,小小的仓鼠已然变成了一个皮肤雪白,四肢纤细修长的少年。乌黑柔软的头发柔软而极具光泽,一双清澈的大眼睛似乎因为刚刚哭过,还带着微微的红。精致的五官说不出的清秀漂亮。

    白小舒从地毯上坐起来,将姥姥编织的串珠小项链重新戴在手腕上,然后从木盒中拿出与他相貌一致的身份证。

    再次抬头看向墙上照片里的老太太,白小舒鼻子微微发酸,仿佛呢喃一般,“姥姥,我会一只鼠好好生活的,我还会努力替你找到大哥哥。”

    清脆奶糯的声音从房间里响起,窗外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进屋子。

    外边枝头上的朵朵桃花随着风轻轻晃动,柔软的花瓣安静的从空中飘落,落在了叶片翠绿鲜嫩的草地上。

    ……

    十八年,白小舒第一次以一个合法人类的身份,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出门。

    在出门之前,白小舒透过窗户,仔细观察了一下小区里走过的行人。按照他们的穿着打扮从柜子中翻出差不多的衣服来。放在以前,向来躲在姥姥口袋里出门的白小舒,才不会去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白小舒将围在腰间的毛皮短裙脱下,整齐地放在一边,然后开始换上姥姥给他准备的人类衣服。穿上的一瞬间,白小舒顿时欲哭无泪,皱着小脸想要将衣服脱下来。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

    人类干嘛要将自己包裹得这么难受!

    白小舒苦着小脸,郁闷看了眼自己的一身衣服,最后叹了一口气,唉,做人可真累。

    仔细检查完自己的穿着之后,白小舒回忆姥姥以前出门时的准备工作,将门窗关好钥匙拿上,然后背着小书包出门了。

    谁知刚出门,白小舒就与住在对门的老先生打了个照面,还没做好见人准备的白小舒,顿时紧张得全身毛发都要炸起来。

    罗老先生看到白小舒从门里出来也是一愣,不过想起白老太太生前说过将这房子卖了别人,也就不那么奇怪了。罗老先生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小舒,对这个长得乖巧、穿得整洁的年轻人,有了一个十分舒服顺眼的第一印象。

    白小舒战战兢兢,努力回想姥姥教他的理由,有些紧张地主动打招呼:“你……你好,我是新搬过来的白小舒,是白教授生前资助过的学生。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有什么事还请您多多关照!”

    “这是自然。”罗老先生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他对待有礼貌的孩子向来很和蔼,“我姓罗,以后叫我罗爷爷就好,欢迎有空来串门!”

    “嗯嗯,我……我会的,谢谢罗爷爷。”

    白小舒乖巧地点点头,手心都捏出汗了。如此怂的模样,全然不像当年在老先生头顶上蹦跶撒欢的小仓鼠。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