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 尝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穆永安心里清楚,自己近来着实焦躁难安。

    她恨不得将所有的法子都尝试一遍,只要能够解了宇文涉的毒,她纵死也心甘。

    可这又岂是她的性命可以解决的事情?

    看着穆永安失魂落魄的样子,骆书行想要安慰都不知该从何说起。

    他只问了一句:“父亲何时会到西戎?”

    “快了。”穆永安皱眉。

    陈荣没有讯息传回,那便是一切顺利,按着时间算,至多不过五日,陈荣就能带着骆太医抵达西戎才是。

    穆永安想要放血的法子被骆书行制止之后,她也就安静了下来。

    好在宇文涉在这次毒发之后三天,身体便恢复如常,重新临朝处理事务。

    周边依旧不断传来战乱的消息,西戎好不容易平定了内乱,却又要面临外患。

    宇文涉与司南风商议过后,决议御驾亲征。

    就在骆太医抵达西戎的那一晚,宇文涉再次毒发。

    穆永安沉着脸守在他的床前,同司南风说道:“阿涉不顾自己身体安危,将军也不顾了吗?阿涉身中剧毒,怎能亲征?”

    司南风讪讪地低着头:“王后说得对,是微臣没能劝住陛下。”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宇文涉的主意从小就正,他哪是个听劝的主?丫头你也别逮着谁都撒气,反正父亲已经到了,你再耐心等等。”

    骆书行正说着,陈荣便带着骆太医风尘仆仆地赶到了。

    穆永安立马让开位置给骆太医,可骆太医的诊断同十年前一样。

    他依旧对着穆永安如同当年那般倔强:“不治。”

    “师父,求您了!”穆永安猛地跪在骆太医面前,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穆永安一跪,司南风和陈荣也跟着跪了下去。

    骆太医袖着手,有些气恼:“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活了大半辈子,眼看着就要入土的人了,安丫头你何必这么逼我?”

    “在师父眼中,究竟是人命重要还是您的名声重要?”穆永安红着眼质问。

    骆太医愣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指着穆永安摇头:“原来你以为为师不肯出手,是怕辱没了自己的名声?”

    “难道不是?”出声的是骆书行。

    骆太医扭头瞪了骆书行一眼:“兔崽子,我说安丫头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原来是你在这里头搅和。为父行医多年,心中想的从来都是病情和病人,何时在乎过虚名?”

    “那您为何不救他?”骆书行想不明白,为何连自己都尚且可以控制宇文涉的毒性,父亲却连试都不肯试呢?

    骆太医没有回答,俯身将穆永安等人一一扶起。

    他有些悲悯地看着穆永安,问:“丫头,这么多年,你还是不曾放下吗?你随为师回晋国,以你的身份,晋国什么样的好男儿你寻不到?何苦吊死在宇文涉这一棵树上?”

    骆太医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个男人脸色全变了。

    骆太医像是丝毫察觉不到房间里的气氛似的,还在劝说着穆永安。

    穆永安笑容凄然:“可普天之下,再无一人是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