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实话实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穆永安红着眼扭头跑出一大段距离,才蹲下身子抱着膝盖呜呜地哭泣起来。

    陈荣同司南风谈完了事情往这边走着,看到这两个人的模样登时都愣在了原地。

    司南风和陈荣对看一眼,一人走向一人。

    司南风垂手站在穆永安身后,问道:“王后这是怎么了?”

    “叫我惠安公主,我同你们西戎可没什么关系。”穆永安抽了抽鼻子,抬手胡乱抹了一把脸。

    宇文涉就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听到这句话绷不住笑了出来。

    他一脸宠溺地蹲下去问:“惠安公主若是着实恼了在下,不如让你那王兄一剑刺穿在下的胸膛?”

    穆永安顿了顿,突然哭的更厉害了。

    陈荣和司南风面面相觑。

    宇文涉却笑着将穆永安拥进了怀里:“好啦,多大的人了还同个小孩子似的?嗯?”

    “你这会儿子嫌丢人了?先前你同我父王求娶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穆永安恼恨无比地伸手拧了他一把。

    在晋国时,他们也不是没有闹过别扭。

    那时候穆永安好不容易才求了她父王准许同宇文涉一道上战场,却被宇文涉驳回。

    她当场便翻了脸,指着宇文涉大骂他过河拆桥。

    宇文涉那时候便是说了一句:“惠安公主若是实在恼了在下,不如让你那王兄一剑刺穿在下的胸膛。”

    穆永安登时愣住,好半晌才回了一句:“我才不是那种要靠着兄长来撑腰的姑娘,我若是当真恼了你,无需他人,我便可以一剑刺穿你的胸膛。”

    彼时宇文涉含笑看着她:“如今惠安公主并不曾刺穿在下胸膛,便是不曾真正恼了在下?如此,便谢过了。公主千金之躯,怎可去战场那种刀剑无眼的地方?还是说公主并不能够信任在下,也认为在下会带着兵马回西戎反攻晋国?”

    穆永安摇头:“你知道我是信你的。”

    “那么你为何如此执着?”宇文涉站在她面前,眉宇间夹杂了几分怒意。

    穆永安看着便笑了起来。

    她明白宇文涉只是担心她,而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偏安一隅的活着,而是可以跟所爱之人生死与共,与他共担风雨。

    宇文涉说:“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女子。”

    “如今见了,你有何感想?”那时候的穆永安未曾见过世间风雨,带着近乎单纯的一腔勇气。

    那时候的宇文涉紧紧握着她的手,对着穆秦立下誓言,求娶穆永安为妻。

    他说,他会将西戎捧到穆永安的面前,让她成为晋国和西戎最幸福的女人。

    可如今,宇文涉却连一句实话都不肯告诉她。

    穆永安推开他,冷冷地问道:“我只问你最后一遍,你当真要我回晋国?”

    司南风眼皮一跳,连忙来拦:“这是闹什么?你们两个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王后才回到西戎还没能睡一个安稳觉怎么又要急着回晋国?”

    “司将军,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可知阿涉身患顽疾?”穆永安的目光依旧死死盯着宇文涉,“一国之君的身体有恙,你们这些国之重臣都一无所知,西戎战乱不得安宁可一点也不冤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