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救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宇文涉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后悔。

    他早该放她离开,他不该自以为掌控了一切,就可以将她留在身边。

    他抱着穆永安,看着她身上涌出来的鲜血,恨意蔓延。

    他扭头看到司柔,一脚踹上了她的胸口:“谁给你的胆子在此行刺?”

    司柔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事情败露,连一丝扭转的余地都没有,她抬手就要抹脖子,又被宇文涉一脚踩住。

    骆书行瞥了司柔一眼,立即跪到了宇文涉面前:“安丫头身上不但有刀伤,还中了毒,让我来吧。”

    “宇文涉,你要是想要穆永安快点死,便放心地将她交给骆书行,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恶毒。”司柔冷笑,“他恨你们,怎么会让你们如愿以偿?你以为放血救我的法子是谁想出来的?”

    “我是恨你们,可我制的毒只有我能解。”骆书行笑了笑,“做人总得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不是吗?宇文涉,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宇文涉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救她,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

    “哦?是吗?”骆书行挑眉,满眼都是算计的光芒。

    说到底,他跟穆永安之间并无冤仇,他也希望穆永安活着。

    只有活着,他才会有机会。

    纵然明知,机会渺茫,可骆书行心底的执念,却如同魔咒一般时时刻刻盘旋着。

    在救治穆永安的问题上,宇文涉和骆书行有着一致的信念。

    在宇文涉将司柔关押审问的过程里,骆书行为穆永安止血解毒。

    他是举世无双的神医,最擅长的本就是在阎王手里争命。

    在最后一幅汤药灌进穆永安嘴里后,骆书行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他的脖颈上几乎立时就横上了一柄剑。

    骆书行冷笑:“你不守信用。”

    “若不是你,永安本不必遭此劫难。”宇文涉冷笑。

    “我?哈,宇文涉,做人可得讲良心啊,丫头是为了谁受的这遍体鳞伤?”骆书行抬手隔开宇文涉的剑,讥诮地看着他,“当初你带着丫头离开晋国的时候,说的那叫一个好听,说什么会将江山捧在她的面前。可实际上呢?丫头将她的一颗真心碰到你的面前,你却不屑一顾。你可知,她的这颗心,我有多么想要?”

    宇文涉警惕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转到穆永安的面前。

    骆书行看出了他的意图,摆了摆手,说道:“我不会害她,不然何必费这么大的劲救她,只是你想要她醒过来,却得听我的。”

    “你什么意思?”宇文涉皱眉。

    骆书行抱着胳膊一脸得意:“骆神医的名号毕竟不是白叫的,我要你放我和安丫头离开西戎,否则,这辈子丫头也不会醒来了。”

    宇文涉登时变了脸色,携剑直冲骆书行面门。

    骆书行不闪不闭,毫无惧意地对上宇文涉的眼睛:“杀了我,世间再无人可唤醒安丫头。”

    “你可知,我平生最恨被人威胁?”宇文涉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骆书行早已看清宇文涉的内心,他笃定宇文涉不敢拿穆永安来冒险,如此自己便是安全的那个。

    可他却没有料到,宇文涉当真敢杀了自己。

    宇文涉的剑未停,深深地没入骆书行的胸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