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我想回家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   “西堰山上有无数神草,我可以去西堰山给司柔找,你不需要从我身上费这么大劲。”穆永安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脸上端的一派不动声色。

    宇文涉冷笑:“你以为我会放你回晋国?”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蓦地掷了一枚金锁,上刻“长宁”二字。

    穆永安只看了一眼,便浑身剧颤,再无言语。

    长宁,永安。

    是穆永安与兄长的名字,在很小的时候,父王便亲手打造了两只金锁赠与他们兄妹二人。

    他们与金锁,从未分离。

    穆永安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她抬头看向宇文涉的眼睛,沉重地开口:“我放血救你的小柔,你放了我王兄。”

    “好。”宇文涉点头,眼中寒光闪过,手中匕首快速割破了穆永安的手腕。

    穆永安咬着唇,一声未吭。

    宇文涉取了血便离开了,直到第二日才又带着匕首来到穆永安的面前。

    穆永安板着脸将手腕递到宇文涉的面前,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她的手腕上带着干涸的血迹,丝毫没有处理过。

    宇文涉皱眉:“你不曾上药?”

    “左右还要再挨一刀,何必做那等无用功?”穆永安反问。

    “小柔的身体受不得一丝一毫的忽视,若是你的伤口沾染了其他东西我可不敢轻易给小柔用。”宇文涉抓着穆永安的手腕重新划了一道伤口。

    取了血,宇文涉从怀中取出金疮药亲自给穆永安敷上,“我不想小柔的身体还没好,你的身上就没有可以下刀的地方。”

    穆永安歪着头盯着自己的手腕看了许久,终于在宇文涉要离开时从他身后将他紧紧抱住。

    盛着穆永安血的碗一下子跌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宇文涉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阿涉,我后悔了。”穆永安吸了吸鼻子,死死地贴在宇文涉后背上,“你同我说这么多,其实你心里依旧有我不是吗?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在晋国……”

    “闭嘴。”宇文涉狠狠地掰开穆永安的手,眼神中带着深深的轻蔑,“晋国的公主原是如此不知羞耻吗?”

    “我同我自己的夫君做什么都与羞耻无关。”穆永安固执地看着宇文涉,丝毫不肯退让。

    宇文涉上下打量着穆永安,突然冷笑一声。

    他将穆永安压在身下,眼神冰冷刺骨:“你想要的我给你就是了,穆永安你可真是下贱。”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