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九章 令人震惊的遗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说你在这里住院,我顺道来打个招呼。”

    说话的人站在陌笙的病床床尾,高大的身材,比以前结实了太多,看上去竟有些虎背熊腰的模样,肤色也深了两个号不止,脸上平平静静的。乍一看去,陌笙几乎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季少麟!

    是的,季少麟回来了。

    季寒城以季老夫人昏迷的事情作引,提到季少麟对这个奶奶一向亲近,老人病成这样子,实在该让长孙回来见一见。

    季老爷子思忖良久,到底还是同意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得了南非那边的消息,季少麟变化极大,与去时简直叛若两人。

    到底是长孙,季老爷子说不心疼那一定是假的。

    借着这个机会,想必陌笙也不会拦着,他便答应了季寒城的要求。

    当天,消息传到南非,季少麟便收拾东西坐了两天的飞机,回到了州城。

    他连家也没回,直奔医院,看过梁云涵,这才去隔壁洗澡换了身衣服。

    此举让季老爷子大为感动,对他的态度也愈发的好了。

    再之后,季少麟本来想回家看母亲的时候,无意间听到护士提到陌笙的名字,得知她就住在这里,他便忍不住过来了。

    陌笙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想到季楚铮母亲的病情,她心里约略有了数,淡淡道,“谢谢。”

    现在的季少麟没有了以前的轻浮,整个人变得冷漠许多,那份气质竟与季楚铮有了两分相似。

    他看过来的目光极为复杂,但其中并没有恨意。

    陌笙有些意外。

    她以为,他该是恨她的,毕竟他会去南非,她是始作俑者。

    但,没有。

    她不由的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想见到我。”

    季少麟挑了挑眉峰,“不用试探了,我不恨你,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离开州城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是我该放手的时候了。在南非的这一年多,我把过去想不通的事拿出来反复的想,发现我对你固然是有感情的,但那些东西并不值得我搭上一辈子去得到。所以,我早就决定了,我跟你,桥归桥,路归路。你已经是我生命中的过去了。”

    闻言,陌笙暗暗松了口气,“你说的很对。”这样真是再好不过!

    季少麟盯视了她片刻,突然勾起唇,“我会过来,也是因为好奇。听说你救了小叔在外面那个儿子……还真是没想到,你为了小叔,能做到这种地步!”

    陌笙挑了下眉,一笑,不语。

    个中内情,没必要告诉他。

    他要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可以。

    见她不答,季少麟也失了兴趣,又打量了一眼,便懒洋洋的道,“走了!回见!”

    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陌笙才吁了口气。

    现在的季少麟,多少带来些压迫感。

    这种麻烦人物,哪怕他口中那么说,也还是能不见就不见吧。

    ***

    梁云涵这一昏迷,眼见是陷入了最后的关头。

    即便大家嘴上不说,心里也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拖了两天后,在第三天的黄昏时,她睁开了眼。

    医生向众人颌首,这,应该是最后的时间了。

    季老爷子这些日子苍老的厉害,头发花白,脸上皱纹纵横,他紧紧的握着梁云涵的手。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告诉她,可是,全部都卡在了哽咽的喉咙里,一个字也吐不出口。

    季楚铮则坐在病房的另一边。

    他低垂的眉目专注的看着母亲的脸,心里的悲伤磅礴如海,却无以言表。

    做不出痛哭的举动,所有的恐惧与悲痛都横亘在胸口,除了陪她走到最后,他清楚自己已无力挽回。

    陈柔在床尾,一个劲儿的拭着泪。

    这个婆婆虽然不是丈夫的亲生母亲,但对家人一向亲和,脾气又好,说有多深的感情倒不是的,但看到一个人就要这么没了,心里也不好受。

    季少麟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季老夫人对他还是不错的,回忆起往事,难免伤感。

    至于季寒城,心里肯定是不以为然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