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格老子的哦,日头都能晒屁股了,还有懒蛋窝在床上不动弹。”

    “你少说两句。”

    “我凭啥子少说?一天一个壮劳力十个工分呢!他掉下来的那矮窝窝树我闭着眼都能往下跳,从那上面摔下来能有啥大碍?而且我不是不给他恢复的时间,但这都五天了!他饭没少吃,窝没咋动!从来没见过哪家的大小伙子这么没脸会偷懒的!”

    “人家大夫叮嘱了,说让他最好这半个月都躺在床上养伤。”

    “你的意思是我老婆子还得再白养他半个月?”

    “什么叫白养,那是你亲孙儿!瞪啥眼呀,得得得……我不跟你说了,赶紧去做饭去,我待会还得赶着去上工。”

    ……

    耳边的对话声音由近及远,摸了一把床上硬得胳人的厚木板子,姚志远低低‘啊呸’了一声。

    按照公鸡刚刚打鸣不久这个信号来估算,现在的时间绝对还不到六点,别说是日头晒屁股了,太阳打东边出来没都还难说。

    翻了个身打算继续补眠,可不知是一直窝在床上不动缘故,还是这些天被恶心太多次的缘故,无论他怎么找舒服的姿势,都没办法再度陷入睡眠。

    姚志远无奈的叹了口气。

    五天之前,他还是苏城富二代圈子里有名的毒瘤阔少。

    虽说与别的富二代别起来,吃喝嫖赌他不占嫖,坑蒙拐骗他不占拐,但那些人还是将他称为了苏城第一渣。

    这个渣并不是说他的本性有多坏,而是说他的为人处世太过渣渣。

    别的富二代混吃等死,他也混吃等死,可是除了用自家老爹的钱享受人生外,他还喜欢蹭别人出钱组织的饭局酒局美女局。

    至于他自己组织的饭局酒局美女局?抱歉,他的人生观念中从来都没有请别人客这回事。

    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

    他爹太牛逼太有钱了,他既不需要巴结别人,也不需要拜托别人帮忙。

    而饭局酒局请的档次太低了丢他的人,请的档次太高了伤他的心。

    那些伴游小妹每天的工资至少得有一至两万,但他却有感情洁癖不会对这些人动手动脚,蹭别人请来的小妹为他端茶倒水还算是一番雅兴,可让他自己花这个钱?呵呵,他怕自己心痛到抽搐。

    别的富二代争强斗狠,他也争强斗狠,可是他的原则性太强,只打脸那些不长眼的东西,从来不合群去主动找事也就罢了,还总爱在狐朋狗友们犯事被警察逮住时,第一个抬手将他们的行径举报殆尽。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相信祖国监狱的劳管能力,进去改造个两三年,出来之后你们绝对会成为个一心向善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再也不会感叹【人生苦短路漫漫,君不找事没活干】!”

    “我这是在积德行善,省得你们爹还没富过三代,家业就被你们给败的精光。”

    人贱如此,若不是迫于姚志远他爹苏城第一首富的地位,他可能活不到成年,就会被这些富二代群殴至死。

    当然,在了解到他的本性之后,虽然没有人敢动他,但是也再没有人和他一起玩了。

    这正和了姚志远的本意。如他这般家室长相的高富帅来说,注定是没有真心朋友的,面面上的狐朋狗友应付起来不仅占他时间,还总让他觉得这些人在拉低他的智商,倒不如走个干净,省的他时时担心自己可能会被这些人给引入歧途。

    那段时间,他那小老婆众多的爹在经过一个月的观察后,询问起了最近没有人找他出门的原因。

    在听罢他心里的想法以及解释后,差点被气到想把他送到芒果台变形。

    但他终究没有踏上去往电视台的征途,因为在他连续的两个问题之下,他爹缴械投降了。

    第一个问题:“上节目可以,但你不怕我接受采访时把你和我那些小妈们的关系一一抖尽吗?听说我有两个小妈最近挺火的,他们可都是你的心尖尖肉,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对方的存在?”

    第二个问题:“咱家的存款每个月光靠银行利息都花不完,再加上市面上还有那么多不断产蛋的母鸡公司,我得罪那些不如咱家有钱的人,你有必要这么着急上火吗?”

    闻言,他爹恨道:“老子的家业终究得败到你的手里!你这样为人处世,是会遭报应的!”

    他当时不以为意。

    如他所说,他们家的资产即使用银行最低利率来算,都会在每个月为他爹带来几近千万的利息。

    更别提大部分资金均被拿去投资或者买卖基金,每年得到的回报率简直是大的惊人。

    即使他这一辈子出入名车名表,顿顿鲍鱼海参,如他这般扣扣索索的样子,都没有可能把那些利息花个精光。

    更别提是本金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