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陛下是否早有准备?”

    “是……这本来就不过是一个布局,瑞王假意与你们合作,朕假意中圈套进入平郡王府,假意中毒,被你们挟持。”

    “陛下为何如此?”

    “勤王想要这个位置不是一天两天,朝中也多有党羽,朕等了很多年,他忍了很多年,等的都不过是这一个机会,他要一个机会夺取皇位,朕要一个机会将他与同谋一网打尽。洛儿,朕只是没有想到你也会掺和进来。”

    “我当然会……陛下应该知道。”

    “平留王一直不让你插手政事,琳琅不惜瞒住你的身世,可是你……到底还是卷了进来。”

    “因为我不甘心,我想知道当初我母亲是怎么死的,为什么父亲竟然将皇位拱手相让,陛下,换您是我,也一样不会甘心,我要知道这个真相,也想要拿回原来就属于我的东西。”

    “因为一场赌局……”

    清曜帝二十年的那个秋天,风吹得特别烈,满地都是落叶,有格外凄凉的味道。

    这时候他已经逐步争取到一些势力,现在他需要的是兵权,自多年前平懿王解了京城之围之后,兵权一直牢牢掌握在平懿王和他的党羽手中,他迫切地想要争取这方面的力量。刚好南边有小股流民造反,清曜帝正与臣下斟酌该派什么人去,柠王举荐了十一弟瑞王,平留王则举荐名下程将军,瑞王是天潢贵胄,虽然偶有操练,但并没有亲身上过战场,相比之下程将军身经百战,强过瑞王何止百倍。

    清曜帝的意思是瑞王也应该放出去历练一番,但是平留王的好意却不能驳回了,当下十分为难,与朝臣商议,不如让两位王爷各出手下比试一番。

    军中比武原属寻常,平留王思量再三也就应了。

    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天起很大的风,校场看台上坐了王爷,皇帝,甚至还有一两个妃子,四周都是士兵,铮亮的铠甲,枪上飘着红缨,在风里猎猎地响。

    程将军派出的手下是沈平,二十年前他就已经号称是江湖第一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平懿王网罗至门下。所以他一出场,认识的人心中都道:柠王这边输定了。

    这时候平留王妃从看台上走下来,解开孔雀羽篷,向沈平拱手道:“沈兄赐教。”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平留王忽然灰败的脸色——他早应该知道,他们夺的不是一城一地,一兵一将,而是天下,以天下为赌注,赌上去的,绝不仅仅是天下。

    他看见那个青衣的女子抽出寒冰刃来,在淡青的天色下,扬起面孔,说:“沈兄可愿与我一赌七伤?”她那时的语气真是很淡很淡啊,仿佛飞鸟掠过天空,秋叶落入尘埃,冬夜的雪盖满茫茫大地,理所当然,凉薄如水。

    一刀、两刀、三刀……六刀。刀刀见血,寒冰刃是上古神器,刀身雪亮,血不留迹,而琳琅青如莲子的衣裳开满朵朵桃红,周围一丝儿声响都无,只沁凉的风在不断地吹,不断地吹。

    “我认输。”是平留王的声音,在最后一刀就要落下的时候。

    琳琅慢慢仰起脸,阳光照见她的苍白与喜悦,照不见她的黯然和伤心。

    平留王在众目睽睽之中走下台去,在众目睽睽之中抱起她,她艰难地伸手抚过他的眉,说:“对不起。”极轻极轻的三个字引出无数回音,全世界都在反反复复地回应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狠狠抱住她,哑声道:“我恨你。”

    她是他的妻,他可以正大光明得抱住她说我恨你,而他,只能在高高的看台上远远远远地看着她倒下去,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