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幽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抵达幽州的那一日起了很大的风,风是黄色的,黄的沙子扬得满天都是,打在脸上,生疼生疼。市面倒还繁华,有奇装异服的商人吆喝着卖东西,也有美艳女子轻佻地走过长街。

    柳洛同秦祢商量说:“我们去西林寺住吧。”秦祢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往西林寺去,路过一朱漆大宅,有好事人指点道:“那宅子便是违命侯的侯府。”容郁随行走得不慢,却也看清楚门外两尊石狮甚为威武,又有树枝从侯府中伸出墙外,容郁看得真切,竟然是凤凰花——这荒蛮之地竟然能长出凤凰花,却不知花去多少人力物力。

    容郁回头看了许久,一转脸,看见柳洛竟也在看,不由想道:是了,这原本是他祖母的住所,所谓睹物思人就是如此吧。却没想过柳洛根本没见过他的祖母。

    违命侯府再往前行数十里,便见一寺,红瓦青墙,甚是整齐,容郁以为便是西林寺了,要停步,孰料人马依旧向前,又行数百步,见一塔,塔高百尺,直指苍天,再前行十余步,有台阶百步,朱色大门,入门见宝相庄严,正大光明,教人一见之下只觉心头一震,如有佛光普照,万般念头都无处遁形,方知佛门清静之地,不容亵渎。

    容郁在京城居住多年,有重大节日随众嫔妃进庙上香,护国寺也是去得多的,却也没有这等气势。

    正想着,寺中有知客僧迎上来,问:“各位是来上香还是借宿?”

    秦祢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道:“奉皇上之命,出使荆国,今日天色已晚,想在贵寺借住一宿。”他身居高位,却难得谦和冲淡。

    知客僧人还了一礼道:“既是贵客,还请稍等,容小僧请方丈出来。”

    秦相道:“如此,甚为叨扰。”

    知客僧行了一礼转身进去了,不过片刻功夫便出来一中年僧人,身材肥胖,面上油光发亮,眼睛甚小,稍不留意就会忽略过去。容郁一见之下便想:这等名寺古刹,连知客僧都颇见风骨,怎么方丈竟是这等模样?虽不言语,心自起了鄙夷之意。

    方丈稽首道:“各位远道而来,容小僧安排。”边说边吩咐,片刻功夫已经将一路人马安排妥当,尊卑礼仪丝毫不差,容郁心道:原来这和尚如此精通世故,却不知佛法如何。

    她是深宫中女子,对佛法云云根本不在心上,只是看这和尚不顺眼,总想挑出毛病来。

    一行人也都累了,跟在知客僧后鱼贯而入,柳洛也要进去的时候,方丈的眼睛在他面上稍稍一停,道:“敢问施主贵姓?”柳洛心里一动,苦于秦相早递上拜帖,他又衣饰华贵,气度举止与别人不同,要否认也来不及了,只好认道:“免贵,姓柳。”方丈深深一稽首道:“柳施主慢走。”

    话中甚有敬意。

    容郁多看他几眼,心中盘算道:这和尚对柳洛这般看重,只怕是和柳家有些干系,他能从柳洛的相貌上认出他姓柳,多半这和尚还见过琳琅。

    她原以为琳琅只在京城一带活动,却不知为着什么缘故远赴幽州,还在扬州立起那样荒凉的一个庙,此中蹊跷,似是越来越多,忽然想道:我和柳洛都是为着追查上一代的事才来到这里,琳琅……琳琅会不会也是为着平懿王与公主璇玑之事才来的幽州呢?

    她之前从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或者是下意识不肯去想——如果是,琳琅所犯,又何止七出之条。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琳琅来此地替平懿王收尸——这也再正常不过,她与平留王同来,所以那和尚轻易就知道柳洛姓柳。

    容郁往这方向想,心里舒服很多。

    晚膳是在西林寺用的,虽然是斋菜,着实味美,每人面前只有极小的一碟,清淡可口,回味隽永,容郁想起忻禹惯常爱吃的都是这一类口味,如果能向寺中师父学到一二,也是一件美事——她避免去想回宫以后会发生什么,就好像她仍然是翠湖居的容妃,三千宠爱于一身,从前这样,以后也这样。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