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死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柳洛说的边境便是幽州。

    容郁以为她从慈宁宫失踪之事必然掀起滔天的风浪,但是在平郡王府却是一点半点消息都听不到。

    柳洛唤来服侍她的侍女叫朱樱。容郁听她声音,应是那晚苍老的女声。她声音异常苍老,人却不过三十若许,面目清秀,很有些风韵。

    容郁细察她行为举止,只觉得坚韧果决,不似一般下人,便想:平留王能将琳琅闺房交与她打理,必然有过人之处,说不定便是当年服侍琳琅之人。容郁有心与她亲近,但是她始终颜色冷漠,不多看她一眼,更不屑多说一句半句。

    容郁无计可施,只觉度日如年,一时担心不知道宫里怎么样了,一时又想此去幽州不知道会得出什么结果,会不会有性命之忧,如果侥幸有命回京柳洛会不会放过她,她还能不能回宫——想到这里她心里总是一惊,暗问:你还想回宫么?

    回宫最可能的结局不过是送去关雎宫,或者鸩酒一杯——难道她还能祈求忻禹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容郁记得年少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说是某年动乱之时满城逃乱,有富人姬妾因故未能随行,后来平了战乱,富人在京城之中再遇那名姬妾,时人便唱:“章台柳,章台柳,杨柳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直指姬妾之清白——到这种地步,瓜田李下,难道还能让忻禹相信她清白?

    可是她腹中的孩子怎么办?她以手抚摸腹部,心中乱得似一团麻,面上也时时露出忧虑的神色,但是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到这时候才真正后悔起来,前路茫茫,走哪条路已经由不得她。

    柳洛不来见他,外间一点消息也没有,既没有听说妃子失踪的消息,好在也没有皇帝驾崩的消息。捱到第七天头上,容郁觉得自己头发都白了,柳洛终于来了,道:“劳娘娘与我同行。”

    容郁瞪视他,不知道他到底作如何打算,难道让她混进出使队伍中——难道不怕出城时候被她喊破?她在平郡王府中自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但是到了外面,只要大声呼救,他的阴谋立时就败露了。

    柳洛看穿她的心思,笑道:“自然要将娘娘伪装一番,娘娘倒不必替我担心。”言毕取出一丸,黄豆大小,托于掌心,说道:“请娘娘服用。”

    容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哪敢接手,柳洛前行一步,一手拈着药丸,一手托住容郁下颌就要用强,旁边倏地伸出一只手来,道:“王爷不可。”

    竟是朱樱!

    容郁想不到这个平日里冷冰冰的女人会替她说话,便如悬崖之上见到一根救命草,明知希望极微,却也不由往她看去,眼中自有乞求之色。朱樱拦下柳洛,重复道:“王爷不可!”

    柳洛冷冷看她一眼,忽尔笑道:“我倒不知道,我府中还有这等仗义之人。”他虽然在笑,但是眼中极冷。

    朱樱道:“王爷言重。奴婢的意思不过是,这颗药一下去,她腹中孩子可就没了,如她就此萌生死念,反倒不好,若是王爷信得过奴婢,请准一路同行,奴婢自有办法教她心甘情愿。”

    容郁按住腹部,脸色惊惶——她猜到柳洛用意,无非是以药物控制她,不让她出声,可是这药物像是有些害处,如果服用了,腹中孩子就保不住了——这孩子……即便他日不能回宫,不能再见忻禹,可是这孩子……这孩子总是他的骨肉啊。

    她一念至此,面上凄然。

    柳洛道:“既然朱姨这么说了,洛儿自然是信朱姨的。”他从怀中取出另一颗药丸道:“此物有易容之效,朱姨……”朱樱打断他道:“这个不劳王爷担心,奴婢自然不让王爷失望。”

    柳洛干笑两声,说一声“好”,风也似地去了。

    留下容郁与朱樱在房中,这自然不是容郁第一次和朱樱单独在一起,可是这一次她心中格外感慨,起身一敛衣盈盈下拜:“前辈救命之恩,容郁没齿难忘。”

    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朱樱,似平日一般当她作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