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富可敌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深梦长。容郁以为自己必然无法入睡,但是实际上她睡得极沉,晨起的时候忻禹已经上朝去了,知棋说:“皇上起身时娘娘还在熟睡,皇上特意交代莫要惊扰了娘娘。”容郁心中一暖,吩咐知棋推开窗户,迎面吹来晨风,莲香如醉,心旷神怡。知棋见她高兴,凑趣道:“娘娘要去园子里走走么?”

    容郁想一想道:“不了,你帮我请小月姑娘过来。”知棋领命去了,不多时果然将苏心月带到。

    容郁照常让她去门外看着。

    香炉里插一柱香,香顶一点灰,没有火,也没有烟。容郁坐在榻上,手边仍是那把奇特的舞马衔杯壶,几乎与昨天晚上一模一样,只不过窗户开了,窗外满目风光旖旎。

    容郁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平留王妃是怎样一个女子?”

    苏心月道:“我只见过琳琅三次,如果娘娘非要知道不可,心月仍是那句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容郁道:“你说吧。”

    苏心月道:“第一次是她扮了小厮来霜思林找小王爷,因为夜里懿王府走水,她和小王爷都不在府中,被懿王爷知道了,追查下来,她谎说小王爷应少相之邀在相府弹琵琶,因宵禁了不便回府所以留宿相府。”

    “这个理由不坏,”容郁偏头想一想那个清丽无双的青衣小厮,还有艳压群芳的一曲水调,问道:“那晚她去了什么地方,小王爷又去了什么地方?”

    苏心月道:“娘娘明鉴,这就不是奴婢能够知道的了。”

    “接着说。”

    “第二次仍是她来见我,彼时我家大人方回京城,秦谢两家婚事正如火如荼,我幽居郊野,粗布荆钗。一日忽有人叩门,我心中奇怪,这时候竟还有人来拜访,开了门,来者正是琳琅。她与我对坐品茗,用的便是眼前这只壶。”苏心月微微一笑道:“她说这只壶是她家祖传之物,如若我肯割爱,她愿意替我赎身。我自认与她只有一面之缘,也不知道她有什么企图,可是当时已经走到绝境,所以孤注一掷应了她。次日她便取得我的卖身契,一顶小轿将我送入谢家,因是小王爷的拜帖,又是指明送与谢家大小姐作陪嫁丫头,所以我被顺利地送到小姐身边。”苏心月提到“小姐”两个字,樱唇微翘:“小姐见识高明,爽直明快,是难得闺中佳友。”

    容郁闻言,想起席上秦夫人举止,方知苏心月敬茶原是提点之意,不由纳罕道:果然谢家多奇女。她曾在心中讥笑秦夫人,若是将秦祢调至偏远之处,怕是要哭天抢地,如此看来,竟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意了。于是道:“秦夫人倒真是奇女子,却不知平留王妃是什么意思?”

    苏心月叹一口气,答道:“我当初也作如是想,觉得琳琅迟早有一日挟恩求报,所以有时候想起,如有一日她逼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愿把这条命还了她。”她这几句话平淡说来,容郁面色肃然,道:“苏姑娘贞烈,让人敬重!”

    苏心月淡然道:“心月只是随性做人,贞烈二字,实在折杀了。”

    容郁知她始终在意自己的风尘出身,仓促间却也无话可对,只听她继续道:“所以第三次见琳琅却是我主动去的。那时候琳琅与平留王的婚嫁之事已经昭告天下,我前去道贺。柳氏父子权倾天下,平留王婚嫁是何等大事,前去送礼道贺者多如过江之鲤,一般拜访琳琅都让下人应付,但是单独见了我。她告诉我她原本姓唐,然后请求我保存那片鲛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