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苏心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次日天阴。

    夏季里这样凉爽的天气并不算多,时有风起,满湖的莲都作飘摇之态,婀娜生姿。容郁坐在无心亭里,伸手便能触到柔嫩的花瓣,心情也和湖中的花一样舒展和畅快。

    知棋拿了拜帖过来,说是有命妇前来拜见,容郁接了帖子,细看却是勤王妃进宫拜见,陪同的是一些有品级的命妇,其中有秦谢氏。

    原本命妇王妃进宫拜见的都是皇后,但自孝惠皇后(即柳后)过世以后忻禹没有另立皇后,太后又诚心吃斋念佛,不喜见外人,后宫之事便交与后妃中品次最高的齐妃代为打理,齐妃性情敦厚,今日之事便是由她主理,因顾及容郁身孕,不便走动,便陪同勤王妃上门拜见。

    容郁知道推托不得,嘱知棋好生接待,自去房中换正装,进门先告了怠慢罪,诸女自然都拿话客套一番,分主次坐了。

    勤王妃三年前曾来过京城,彼时皇后尚在,容郁却不曾见过,只听下人磕牙时说起,勤王妃姓沈,出身巨贾之家,身份虽然不见得清贵,可是到底家财万贯,加之王妃美貌贤淑,提亲之人多到踩破门槛。据说王妃眼界甚高,所以出嫁比一般女子较迟,却也算是捡了贵婿。宫中还一度盛传皇帝无子息,皇族之中以勤王最为了得,只怕百年之后乾安殿的位置竟是留给勤王爷的。

    容郁揣度这些传闻,再看座中众人,勤王妃年若三十许,面目端丽,颇见丰韵,她穿湖蓝色裙,近紫,尊贵而不逾矩,衣饰妆容无不精心搭配过,不张扬,却十分出众。这时候她正侃侃而谈,说楚地风景奇特,有山,峰与平地齐,终年云雾缭绕,进谷方知水秀石奇,壁立千仞,山脚有碑,竟是汉时古物,勤王命王府画师作画记之,画师驻当地半年有余,奉上画卷十册,册册不同,究其因,答曰:横看成岭侧成峰。

    齐妃含笑道:“王妃好见识。”

    坐中有女子神色方动,齐妃又道:“都说秦夫人广闻博识,莫非是知道的?”

    容郁听得“秦夫人”三字,目光一紧,却见一锦衣妇人,和其他人一般正襟危坐,衣着妆饰上也不见比人略强一些,只眉目间神思流转,自有一番气度。秦夫人身旁侍立一女子,年纪不轻,可是姿容殊丽,素衣素面而不减其色,容郁的目光扫过去,心里微微一动。

    却听秦夫人道:“臣妾幼时喜看奇人异志,有古籍说汉初张良从赤松子游,有墓居青崖山,时隐时现。书中形容青崖山地理风貌与王妃所言仿佛。”话音方落,她身边的素衣女子双手奉茶,道:“小姐喝茶。”素衣女子到此时方是第一次开口说话,只四个字,竟是圆润婉转,珠玉其声,众女都只觉心里一荡,想道:这天下竟有这般声色!

    秦夫人接过茶,略润一润唇,笑道:“古人言纸上得来终觉浅,王妃能亲临其境,才真真教人羡慕。”

    勤王妃面色稍霁,又说了些楚地风俗,因楚地偏远,又尊崇巫术,民俗与中原大不相同,诸女都听得津津有味,秦夫人尤甚,连连叹息无缘得见。容郁心道:若秦大人被调任楚地,你不哭天抢地才怪。

    说笑间日头偏西,翠湖居开了晚宴,仍是以齐妃为主,容郁陪坐,众人用了晚膳,便赏歌舞。舞名绿腰。容郁性子澹泊,翠湖居中不备歌舞,那歌舞是从云韶府调过来的,堇妃一手调教,容郁久闻其名,目睹却还是头次。

    先是伴奏上场,一人持鼓,一人执牙板,皆着黑衣,方起时鼓点骤如雨下,而后渐缓,缓到极处,每一击都如在心头,合着鼓点,就要跳出来一般;这时候执牙板者“啪”地一击,便从那鼓点中挣扎出来,却又为牙板的音色所惑,幸而牙板的节奏比鼓点更缓,常常是鼓点三四下,牙板才或轻或重响上一声,正挠在痒处,欲喜欲狂,正在不得解脱的时候,长袖舞者飘然上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