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太后的书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忻禹仍是日日留宿翠湖居,容郁习惯了每日做碧粳粥给他做夜宵,子时送去,忻禹堪堪批完奏折,见她娉婷,竟是几分欢喜,有日透了口风,说:“皇后新丧,六宫无主,容儿你觉得怎么样?”

    容郁大惊,惶惶然跪倒:“容儿自问并无统率后宫之能。”

    忻禹笑一笑,不说好,也说不好,只抿一口粥道:“你倒大方。”又道:“奇了,怎的每次都是桂香,就不怕朕觉得腻?”

    容郁早有答案:“虽然每次都是桂香,可是配料各有不同,陛下仔细尝尝,可有重复的?”

    忻禹笑道:“不错,昨儿是梨,今儿换成杏了,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加桂花呢,是否因为桂香浓郁?”

    容郁的心在腔子里险险一跳:“臣妾那日随陛下去慈宁宫,陛下似是对桂花糕情有独钟,所以……”

    忻禹摆手道:“朕和你玩笑呢,你倒当真了——难为你心细。”容郁嫣然,却是没有接话,只软软靠过去,软玉温香,风光旖旎。

    次日忻禹上了早朝,容郁闲极无聊,坐在无心亭里做针线,太阳渐渐上来,忽知琴来报,说是慈宁宫遣人前来,请容妃过去。容郁手一动,针刺破手指,殷殷的血溅在雪白的织锦上,如桃花盛开,艳丽非常。知棋扼腕道:“可惜了好好一张帕子。”容郁怔道:“原是答应做给春燕姐的,春燕姐随皇后去了,你帮我去兰陵宫烧给她吧,尽了我的心,小小污损她不必不怪我。”知棋领命去了。

    太后遣来请容郁的是慈宁宫的女官唤作绛绡的,容郁试着问太后来召所为何事,绛绡推说不知。容郁抹了腕上的清玉镯子塞过去:“太后祥和,论起来自然是不怕的,可是素来少得召见,说出什么不当的话惊了慈驾却是不好,还请姐姐多多提点。”绛绡忙着推辞,到底没推过去,连声说“不敢”,又说:“娘娘把话都说尽了,还要奴婢说什么呢,总之太后很喜欢娘娘,召娘娘去自然是为着娘娘好。”

    容郁心下稍安,却不知绛绡对每个妃子都是同一套话,连字句都没改过。

    不多时到慈宁宫。上次来是晚上,月色朦胧,看什么都不甚真切,这次却是天光正好,慈宁宫不若兰陵宫大气华丽,胜在精巧细致,一步一景,细微处尤见心思。

    太后在正殿里候她,这次却是颇为客气,不等她下拜就上前扶了她起来,上下打量。容郁心中忐忑,道:“不知太后召见,可是有什么事容儿可以效劳。”

    太后凝视她的面容,她见过无数这样的面容,比她更像的也有,但是她偏有些别的东西,在从前那些嫔妃身上她从没有见过,许是因着这个缘故,皇帝才待她不同,让她多活些时日罢,她默默地想,口中只笑道:“无事——无事老婆子就不能传你了么?”

    容郁忙忙要跪下认罪,太后却拦住她,含笑道:“不过和你说些顽话,你又当了真,在皇儿面前也这般束手束脚么?”

    容郁不敢答是,也不敢答不是,只将素白一张面孔涨得通红,头低了又低,恨不得地上生缝,好直接跳进去。

    太后轻拍她的手抚慰道:“莫怕,哀家不过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容儿入宫,几年了?”

    容郁稍稍定神,回道:“五年有余。”

    “在兰陵宫服侍过阿微?”

    “是,皇后仁慈。”

    太后笑道:“阿微自幼长在王府,众星捧月似地养着,哪有什么体谅下人的心思,你就无须为她遮掩了。”

    容郁哪里敢驳太后,只顺着她道:“太后明鉴。”

    太后携她的手问:“可识字?都读过些什么书?”

    容郁不敢再说谎,答道:“略微认得几个,读过诗经和唐诗三百。”太后满意地点点头,道:“长日无聊,多读点书总是好的,哀家闲暇时候也喜读书,皇儿用心,给哀家布置了书房,你既来了,就随哀家去书房,挑几本喜欢的带回去罢。”

    书房在慈宁宫最西,一眼过去,占地比正殿还大些,可是从正门进了,却也并不如何空阔,许是被书填满的缘故。书很多,林林种种,天文地理,奇门异术,容郁跟着太后亦步亦趋,手心里不觉冒出汗来。

    走了半日,太后忽止步道:“哀家果然老了,不过这一小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