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4.08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住,他执意要问:“是谁?”

    云子宿只好把韩弈的名字告诉了他。

    出乎意料的是,费扬居然听说过韩弈。

    他道:“临城韩家?他爸是风云集团的?”

    云子宿道:“对。”

    费扬又问:“订婚是下周末什么时候?”

    云子宿想了想:“周五下午。”

    今天已经是周日,算一算日子,也没剩几天了。

    费扬闻言,只说了一句“等我”,就把电话挂了。

    等他干什么?费扬不是要去川藏自驾吗?云子宿一头雾水,带着满脑袋的问号……躺回了床上。

    不管怎么说,修炼最要紧。

    ————

    在韩云两家的忙碌下,在云子宿掰着手指倒计时的期待中,周五的订婚宴终于到了。

    近十年来,风云集团发展势头迅猛,韩家在临城隐有领头之势。这次虽然只是订婚,前来给韩家送礼的人依旧络绎不绝,订婚宴也定在了一家高档次的豪华酒店里。

    宾客们前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祝贺这对新人,而是为了尽可能地和韩家攀上关系。所以即使主角是那位鲜少露面、传言甚凶的大公子,也没有多少人在表面上露出什么不妥。

    这位韩大少虽然鲜少露面,有关他的各种传言却一直没有断过。他的生|母是风云集团董事长韩付的第一任妻子,夫妻两人感情恩爱,当时也是一段佳话。只可惜韩母生来体弱,怀|孕后更是病况频出,生下韩弈之后,便香消玉殒,连带着刚出生的韩弈也体弱多病,自小就泡在药罐子里长大。

    韩弈两岁那年,韩付续弦娶了现在的妻子侯牧芹,侯牧芹相继为韩付生下三个儿子,韩弈在韩家的地位也越发尴尬。豪门向来不缺故事,韩弈成年生日时,前来庆祝的人里混了一个疯疯癫癫的不速之客。那人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直言韩弈这一生克母克妻克友人,所剩寿命不足七载,凡是主动亲近他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生日会当场炸开了锅,虽然那人立即被保安抓|住带了下去,这些话却无法抹去,反而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临城的高层圈子。

    而在之后的体检中,医生也给出了相当不乐观的答案。韩弈被诊断得了年轻人群中少见的肺心病,即使治疗得当,认真疗养,十年内的死亡几率依然非常高——这几乎就印证了那疯子所说的“只能活七年”。

    韩母早逝,韩弈又得了肺心病,那人的话被应验了两个,自然不会再有多少人乐意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把自家女儿嫁给韩弈。如今距离当年事发不到四年,事实上,有不少人都对即将进门的新娘非常好奇——就算换了性别,他的身份依旧是韩弈的妻子,能承受得住韩弈的“克妻”传言嫁进来,这家人的胆子也是很足了。

    不过在见到两位身穿黑白西装的新人时,却有不少人生出了意外感。单从外表来看,他们担得起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祝福。不只是遗传了韩家优良基因的韩弈,就连另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在一众盛装出席的宾客中也足以令人惊艳。

    想起之前的传闻,甚至还有人为两位感到了些许的惋惜。

    吉时之前,举杯聊天的宾客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证婚人也已经站在了舞台上,准备等时间一到,就请两位新人上台证词。

    恰在此时,早已被关上的宴会厅大门突然被打开。

    这个点怎么还会有人赶过来?众人的视线不由被吸引了过去,连正在与同桌人交谈的韩付都微微皱眉,抬头看向了门口。

    只见门外走进了两个身影,靠前那年轻人穿着一身颜色略显鲜亮的西服,眉目英俊,眼尾上挑,动作之间带着一股无意掩饰的张扬傲气。跟在他身后的中年人则沉稳许多,戴着一副细边眼镜,手里还拎着一个礼物盒。

    在场众人不认识那年轻人,可对后面那位中年人的出现,却都是一惊。

    这人正是临城市委书记的第一秘书,林密。

    一见林密,连韩付都亲自起身迎了过去,不过林密无意多留,只笑着说了几声祝贺的话之后,就把手里的礼物盒递了过来。

    韩付亲手把礼物接过来,却见林密朝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微一鞠躬,态度格外恭敬。

    “费少爷,那我就先走一步,您要离开的话,直接打电话叫我就可以。”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