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1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眼睁睁地看着少女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跑进了百花楼,白玉对刚刚和他‘有缘无分’的少女有了些基本的判断。毕竟,离得近了,他才注意到,少女的武功并不弱,或者说,虽然并不是很强,却绝对要比她身后追着的那几个人合起来都要高上一筹,就算涉世未深,也本不应该这样惊慌失措才是。

    白玉还在百花楼下站着,想着刚刚少女的身份,便听到百花楼中发生了争执,并且刚刚还在凶神恶煞追着人跑的几个大汉被扔了下来。直直地正好砸在了他的面前。

    大汉站起身来,凶狠地看了一眼白玉,并且极度狂妄地叫嚣着,“看什么看。”

    白玉挑挑眉看着大汉,他正打算说些什么,而他面前的大汉,却可能是察觉到自己面前的人并不好惹,也可能是不想要多生事端,大汉放了一句狠话,并且瞪了白玉一眼之后,便快速地离开。离开前还看了一眼百花楼的楼上。

    白玉顺着大汉的视线,抬头,正好看到了站在百花楼上的花满楼,以及花满楼身边的少女。

    花满楼也发现了楼下的人,并且充满歉意地开口问道,“白姑娘,可是波及到了白姑娘,抱歉了。”

    “花公子。”白玉笑着回了一句,并且继续说道,“公子多虑了,我并无碍。”

    看着花满楼身边的人,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白玉继续问道,“看来花公子有事,需要我帮忙吗?”

    花满楼笑着回道,“已经处理好了。”

    “既然我们遇到了同一件事情,那就上来喝杯茶再走吧。”花满楼继续说道。

    白玉这个时候终于从自己繁杂的记忆中想起来了这一段,现在花满楼身边站着的人应该是上官飞燕才是,不久之后上官飞燕会借着花满楼的玉佩去‘请’陆小凤参与到大金鹏王的阴谋中。并且暗示陆小凤青衣楼楼主就在大金鹏王朝之前的三个叛徒中。

    只可惜一切都只是对方的骗局,而现在正是骗局开始的时候。

    白玉自然不想自己被迫陷入这个局,只是他突然想到之前宫九离开的时候,收到了一张纸条。对方打开纸条的时候并没有回避他,他轻易的一撇便确定了对方纸条上的文字。只有四个字,写着山西有变。

    当时的白玉还在想,宫九究竟在山西经营着什么东西,让他收到字条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山西。一开始他还在怀疑是政治或者军事上的那些事,可是如果真的是这些事情,朝廷不可能会如此安静,没有任何动静。

    现在想来,应该是商业上的事情了。这一次将要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会对宫九的‘生意’产生影响。能对宫九产生影响的,山西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全国首富了。

    理顺脑海中的一切,不过一瞬间的时间。

    白玉回过神来,便笑着说道,“多谢花兄款待,但今天正好有事,我们改天再约。”

    “好。”花满楼笑着回道。他今天刚刚收留了一个惊慌失措少女,确实不太适合再去款待朋友。

    “那告辞。”

    白玉离开了百花楼,脑海中努力的想着自己收集的消息,以及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之前青衣楼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而青衣楼的幕后黑手是霍休。同样也是布下这个局的人。霍休想要借着陆小凤的手除掉独孤一鹤和阎铁珊,独自霸占两人的财产。

    脑海中还在预估着自己到底该从哪一个方向下手,白玉一边想着一边回到自己临时买的房子中,

    刚走到门口他便知道自己家中有人,推门进去,白玉便看到了等候已久的花醉和孟怀。

    从西域离开之后,孟怀和花醉的工作量便猛增,毕竟中原远比西域要大得多,势力也要更加的复杂。好不容易在京城安家落户了,然而他还是要跟随自家老大的脚步,把赌场开遍全中原。

    “老大,宫九去山西了。”刚一见面孟怀便说道。来江南的路上,他们正好和宫九擦肩而过,当然宫九并没有认出他们两人,而他们也就顺手查了一下对方的路线,再多的也就没有查出来。

    听到孟怀的话,白玉并没有丝毫的惊讶,毕竟宫九在他面前并没有掩饰过,他才不相信宫九不知道他瞥到了纸条上写的字。

    “你来早了?”白玉并没有在上个话题纠结,而是直接好奇地问道。

    毕竟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现在的孟怀和花醉应该还在京城忙着布线,而不是在江南。

    “宫九提供了一些帮助,所以我们的发展比预料中的要快很多,用不了多久,我们的信息网络就会布置好。”

    白玉点了点头,孟怀和花醉都是他从小养大的,两人的忠心以及办事能力他自然放心。如果其中有宫九提供的便利,他们确实会快上很多。

    他继续问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京城有什么事吗?”

    “除了六扇门和丞相府中的那群人不知道在做什么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白玉点点头,无论是六扇门还是丞相府里面的消息都不是什么好打探的。他们的时间太短,如果是一般动向还可以打探出来,再深层次的确实没有在西域那边方便。

    感觉到桎梏的白玉顿时觉得自己应该加快脚步了,毕竟适应了在西域时候因为情报网带来的无所不知的感觉,现在的一半靠情报一般靠猜测的发展让他很不习惯。他喜欢多有的事情都确定。

    然而情报网的事情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不仅仅需要时间,更需要金钱。甚至在短时间内,这就是一个只赔不赚的项目。但是就算是只赔不赚,他也必须得做下去,从长远的发展来看,信息决定着一切。

    就好比宫九这一次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才会急匆匆地赶往山西。而现在,他也猜出来了。

    “你来接手江南的事情,我得去一趟山西。”白玉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财富从自己眼前溜走,而丝毫的不去动心。更何况,霍休身后还有青衣楼。一百零八楼,抛去酒囊饭袋,那得多少人才。

    之前还在想等两人一段时间,现在花醉和孟怀两人提前来了,倒是让他正好腾出了手。

    “我陪你去,这边有他一个人就行了。”花醉挑挑眉笑着说道,“总不能让老大总是一个人奔波,不是吗?”

    面对如此好意,白玉只能无奈地笑着回道,“好。”

    用三天的时间,把手中的事情交接给孟怀之后,他便直接带着花醉向着山西的方向赶去。

    陆小凤在查青衣楼,但是查青衣楼的同时,他还被一个女人给缠上了,并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他坐在马车上,身边坐着丹凤公主,一个拿着花满楼家传玉佩的漂亮的女人。他为朋友出生入死的时候总得好好思考一下,而为朋友上一辆马车自然不用那么麻烦。

    马车在小路上奔驰着,陆小凤却隐约听到了身后的马蹄声,并且马蹄声越来越近,无聊地打开马车的帘子,一眼便看到了骑在马上的熟人。

    “白姑娘,花老板。”陆小凤笑着叫了一句。两个人都是他的熟人,虽然并不能算是特别熟,但是绝对能称得上一句朋友。

    两个人都是他的朋友,但一个是太平王世子的世子妃,一个是京城最有名气的花楼的老板,两个完全不会扯到一起的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陆小凤强烈地好奇心让他盯着两人又看了看。

    白玉减缓了自己的速度,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便看到了陆小凤,以及陆小凤身边的女人。他想了想,便直接骑着马停在了陆小凤马车旁边。

    花醉跟着白玉停了下来,却抢先一步说道,“陆小凤,怎么,你身边的没人还不够,还朝着妹子我身上看?”

    朝着她身上看也就罢了,她自然十分享受,但是也不能直愣愣地盯着她家老大看吧,虽然一直想要给自家老大找几个面首,但是陆小凤绝对不在候选名单中。太花心了,也太聪明了。绝对不是花醉心目中自家老大的情人最好的选择。若是陆小凤还有什么有点,也就是因为对方是个浪子,不会粘人。然而这并不足以让花醉满意。

    当然至于陆小凤是怎么想的,花醉觉得对方最起码应该先过了自己这一关,才能谈到下一个话题。现在连她这一关都过不了,自然不用知道陆小凤是怎么想的了。

    然而在场的人,即便是作为花醉的老大,白玉都没有想到对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脑补出这么一大段想法。更何况只是喝过对方的酒的陆小凤。

    听到花醉这么说,陆小凤并没有生气,他甚至还想着说道,“花老板这是要去哪里啊?”

    “怎么了?”花醉谨慎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只是记得,花老板之前在京城,而白姑娘之前一直都待在江南,住的地方好像就在百花楼附近。”陆小凤笑着说道,“看你们骑马那么累,要不要我捎你一程?”

    “如果你问花满楼的话,三天前花满楼去找一个叫做上官飞燕的女孩了。”

    白玉继续说道,“坐车就不用了,不打扰你软香在怀,告辞。”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走远,便听到后面马蹄声。并且从马蹄声可以判断出对方的人数众多,并且还大多都是高手。当然,这个高手是普通武林中说得那种。只可惜在场的三个人都不是善茬,就连假扮成丹凤公主并且坐在陆小凤旁边的上官飞燕也不是善茬。

    毫无意外陆小凤坐着的马车被袭击了。

    而白玉就停在了离对方不远处,动都不动。

    花醉挑挑眉问道,“我们不去帮忙吗?”

    白玉肯定地说道,“陆小凤能解决。”

    说完之后,白玉看着局势已经向着陆小凤的方向倾斜,便带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