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到熟悉的名字,白玉倒是十分好奇以陆小凤的性格怎么也不会成为青楼中难缠的客人才是,然而花醉不在,他也找不到要问的人。

    便挑挑眉对身边的孟怀继续说道,“把陆小凤的资料重点收集一下。”

    “好的。”孟怀深有同感地点点头,能让花醉觉得难缠的人那可就是真的难缠。

    又等了一刻钟,打发走早已经不耐烦的孟怀,白玉才等到满身脂粉味的花醉推门进来。

    花醉看着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的白玉,吐槽道,“陆小凤简直就是个混蛋。”

    白玉挑挑眉,好奇地看着花醉,问道:“怎么了?”

    “逛青楼带不够银票这种事情也能做出来,难道不是个混蛋?”花醉笑着反问道。

    当然对方带着的银票其实挺多的,但是谁让对方夸下海口,千金难求的酒要了满桌子,可不就付不起酒钱了吗?

    “确实。”白玉笑着点点头。

    “所以我把人留下来让他帮忙了。”花醉笑眯眯地说道。

    新院开张,她一点都不想收到赊账。管他陆小凤还是陆小凰。

    “孟怀呢?”花醉看到只有白玉一个人诧异地问了一句。

    “他已经走了。”白玉耸耸肩回道。

    花醉并不想知道对方的行踪,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便转移了话题,说道,“我感觉中原比西域更好混,毕竟在这儿,西域美女可是十分吃香的。”花醉笑眯眯地说着,日进斗金不是梦想。

    白玉看着明显是喝多了的花醉,摇了摇头说道,“好好休息。”

    花醉朦胧中点点头,便倒在了床上。还以为陆小凤看起来很有钱,没想到只是陪对方喝了几壶酒,对方都付不起价格。

    白玉从楼上下来,前院人来人往,他自然走了后院。

    刚走过去便看到一人拿着斧头无聊的劈着柴火。

    看着地上已经堆起来的木头,白玉相信对方应该已经劈了一会了。

    趁着月光,白玉看到了对方的样貌。

    这不就是他们刚刚还在说得陆小凤嘛,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陆小凤随手挥舞着斧头,对于他来说,劈柴简直就是小儿科。但是他只不过是逛逛青楼喝喝酒,居然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银票,还不能怪这家青楼是黑店。

    究其原因,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瞧瞧对方楼里面的姑娘多么漂亮,单单只是喝了几壶酒便欲罢不能。

    如此佳酿怎么能不贪杯,谁能想到,喝着喝着就把银票喝光了。

    对方明码标价,他也愿打愿挨,自然不能怪对方黑店,店大欺客了。万一把花醉惹恼了,再也没有那么好喝的酒,苦恼地还不是他自己嘛。更何况那么漂亮的姑娘,就算是脾气大一点,他也爱受着。

    无聊地劈柴的陆小凤,听到响声,抬头,趁着月色,便看到了一绝色美人。绝对要比之前那个向他推销美酒的女人还要美。

    只是,却是个男人。

    他自然的抬手打了个招呼,“嗨,兄弟,你也被花醉骗了啊。”毕竟客人可都在前院,来后院的就不是客人。

    本想当作没看到一样离开的白玉停下了脚步,笑着说道,“没有,我只是要从你身后的那扇门出去。”

    陆小凤挑挑眉,自古逛青楼恩客们从前门进前门出,这从后门出去的人,要不是被姑娘们赶出来的,要不就是被自家人找上门来的。

    只是观察对方姿态,却又哪一种都不是,那就只有最后一种,这座楼是花醉的,那对方可能就是花醉的姘头咯。

    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挥去,陆小凤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可能真的喝多了,要不然面对如此风光霁月的人,他怎么会这么想。

    “那回见了,兄弟。”陆小凤笑着挥了挥手,便把对方当作是路人了。

    在花满楼来赎他之前,他还得把手头的柴火给劈完呢。

    白玉笑了笑,自然而然的从陆小凤身边走了过去,并且回到了太平王府。

    虽然太平王府中养了一帮侍卫,但是对方抓住不住宫九,自然也抓不住他。就算太平王本身功夫不弱,但是自从把兵权交出去之后,养尊处优,自然不会察觉。

    白玉安全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却看到宫九已经先一步回来了。

    看着推门进来的人,宫九挑挑眉,对方一身男装,穿着倒也是像模像样,如果不是他已经事先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他或许绝对不会怀疑对方是个女扮男装的少女。

    他笑着给对方拿了一个茶杯,并且行云流水地倒了一杯茶。

    白玉面色如常地坐了下来,端起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笑着回道,“没想到夫君这么贴心,知道我渴了。”

    “你去哪了?”宫九却问道。

    白玉勾了勾嘴角回道,“我自然会去我想去的地方,并且不需要告诉你。”

    “这个味道,胭脂味,混杂着酒味,你去了醉云楼。”宫九挑挑眉肯定地回道。

    白玉笑了笑然后回了一句,“你到是清楚,看来是常客了。”

    “醉云楼的酒十分特殊,自然一闻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