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第二十五章 鹊还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防盗章节购买比例60补订即可查看  等到真正上场那天,二丫充分发挥小时候和姥姥一起扛白菜搬水缸的实力, 在学院一众被“逼上梁山”弱风扶柳的女孩中格外扎眼, 毫不意外拿了个第一。

    而拿第一的代价就是:胳膊脱臼了。

    那时章涛远没有现在这样讨厌,还是有着同情心的阳光好少年, 见她歪着胳膊慢吞吞从草坪往边上移,还停下来问:“怎么了你?”

    二丫手保持着推出铅球的姿势,如同钢铁雕塑般坚毅地表情:“扭着了。”

    章涛气喘吁吁插腰,胸前后背用别针别着红色号码牌:“能动吗?”

    二丫试着动了动,疼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转:“不能。”

    “唉……走吧走吧!”章涛扶着她暂时下场,喊来班里两个人陪她去医务室。

    就是那时, 章涛才对杜豌这个人,存了些好感和喜欢的。

    下铺室友问章涛喜欢杜豌啥, 章涛躺在上铺翘着二郎腿,吹着风扇,将她细细想了个遍。

    喜欢她的长相?

    吁——

    彼时杜豌是个只知道吃饱喝足不挂科的学生,她那么懒,体型微胖;皮肤倒是好, 白白嫩嫩像块藕, 可,也实在谈不上漂亮。

    想了半天,章涛也没憋出句话来:“是啊,喜欢她什么呢?”

    下铺室友打着魔兽目不转睛, 呵呵笑:“喜欢她扔铅球。”

    喝空的啤酒罐叮了咣当扔下去, 章涛也不厚道的笑。

    得知这件事是真的, 晚上来赴宴的人纷纷感慨杜豌同学女中豪杰,深藏不露,眼看着二丫脸色越来越冷漠,有扭头就走的趋势,章涛忽然伸手重重搂住她肩膀,往自己的方向带了一把:“好了,刚才那是非官方说法。”

    “现在正式介绍,这位,是我们英语学院的尖子生,专攻交传,参加过外交部组织的峰会合作论坛,还和非洲领导人握过手呢。”

    众人颇为严肃的哦了一声,再看二丫,神情果然尊重起来。

    这踩一脚又把人捧上天的行为,让二丫十分不好意思。

    “哎呀你别胡说八道。”她动了动肩膀想甩开章涛搂着她的手,对他同事解释。“那是学校组织的夏令营……”

    “哎,夏令营也是看见了,握了手合了影的。”章涛不容她反驳,一只手揽着二丫推她上座,另一只手拉着姚辉,心里暗骂她情商低不开窍。

    他说这么多,无非不就是想告诉别人,让你们别轻慢了你?

    落座后有服务员上菜,转着桌子将精致菜肴摆在台上,二丫瞄着那道炸响铃,眼睛一亮。

    加了高汤的肉馅用韧头十足的腐皮裹了下油锅,个个金黄饱满。

    这道菜,她很小的时候吃过一次,好像是个夏天,家里只有她和三伯母在,她那时刚从县城搬回杜嵇山这里,整天不说话。

    隐约记得是个中午,她趴在桌上写作业,有位年轻女人拨开门口防蚊的帘子窈窕进来,二丫握着铅笔,抬头看她一眼,眼神怯怯。

    女人穿着淡蓝色的纱裙,摸摸她的手,温柔问她:“你是丫丫?”

    二丫头上梳着一个朝天揪,穿着姥姥做的花衣裳,不做声地点点头。

    女人也不生气她不答话,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征求她的意见:“带你吃好吃的,去不去?”

    二丫停下写作业的笔,忽然抬起头:“吃啥?”

    年轻女人笑起来,她笑起来可真好看啊,比自己妈妈还好看,像县城桃花一夜开放之前的那场春雨。

    那是二丫人生中第一顿肯德基,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可乐。她牵着自己在时下城中最著名的商品街闲逛,给她买气球,买漂亮的裙子和发卡。

    晚上回家时,她爷爷指着漂亮阿姨对她说,玩了一天还不知道她是谁哪?傻孩子,这是你三娘。

    从那以后,三伯母就成为了二丫每天最期待的人。

    她没有工作,不像大伯母二伯母那么忙,每天中午来,会给二丫和爷爷做一顿丰盛的午饭,有好多菜是二丫连名儿都叫不出来的,爷爷不许她吃饭没规矩,她又心急,就躲到厨房蹲在三伯母脚边,三伯母将锅里炸好金黄的,油汪汪的响铃捞出来,她就伸手抓一个偷着吃。

    肉馅里和着豆腐和香菇,咬下去层层叠叠渗着鲜美汤汁,小姑娘毫无城府的夸赞:“真好吃。”

    三伯母一顿,手里拿着筷子良久没动。

    她低眉温柔地看着自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三伯母家里还有个小哥哥,等他放假了,我就带他过来一起跟你玩,你就不寂寞了。”

    二丫嘴里塞的胖胖的,连连点头说好。

    可这句话说完没几天,三伯母就再也没出现过,二丫一连盼了好几天,忽然有人告诉她,以后你三娘都不来了,她去世了。

    那天雁城下了场秋雨,阴郁的让人无端想哭。

    二丫趴在自己小闺房的窗台上望啊望,她以为过了这场雨,三伯母还是会打着太阳伞,穿着那件淡蓝色的纱裙出现在门口。

    一晃,过去十多年了,久到记忆里的印象都已经模糊了。

    二丫夹起一个,不做声咬下去。

    腐皮很干,肉馅里也没有豆腐和香菇,味道不对,她蹙了下眉,心中有些失落。

    包厢外的公共就餐大厅内。

    胡唯,孟得,裴顺顺聊得正欢。

    因为三人的工作性质相似,共同话题蛮多,一顿饭吃的很愉快。席间说起下午开会的事情,孟得对裴顺顺发牢骚:“宋勤这个人啊,心细是真的,天天唧唧歪歪。你没看见今天董秘出去之后那个脸色,也不臊得慌。”

    裴顺顺听后眉头紧蹙:“今天开会站在门口那个?有点印象。”

    戴了副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会场内有什么风吹草动,他第一个站起来。哪个领导的茶杯空了要倒水,哪个窗户敞的大了要关窗,是个忒仔细,忒殷勤的人。

    裴顺顺不喜欢这样的人。

    “以前一直负责讲话稿,胡唯调来之后俩人一个屋,没少较劲。”

    裴顺顺是这次一起跟来的作战参谋,与胡唯年龄相差无几,却比他高了一级,目光瞥向胡唯肩头,若有所思:“你这个岁数,不该是——”

    话没说完,让胡唯一通电话给打断了。

    打电话的人是杜希。

    原本是想嘱咐他别忘了把药给杜嵇山送去,听说胡唯在外吃饭,杜希连说不打扰,只告诉他高速出了连环车祸,晚上自己得在医院加班,让他别太晚。

    电话挂了,孟得对裴顺顺撇嘴:“他爸爸在医院忙的脚不沾地,还把他看得像个大姑娘,回家有门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