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第十二章 稚始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二丫这下可气坏了。

    没想到胡唯的心胸这么狭窄,连她的电话也不肯接?不晓得那天自己是不是真的把他打疼了,惹急了,二丫的脸皱在一起像个包子。

    她是个顶讨厌把事情想的太细的人,想的越细,烦恼越多。

    算了算了,不接就不接吧,她快刀斩乱麻地一挥手,搞不好在忙,不方便也说不定。

    晚上杜希又加班,在医院忙到十一点才回家。

    他的房子在三环里,六七十平的大小,只有他和胡唯住。家里两个爷们在一起,偏偏杜希是个医生,有些洁癖,任何东西都要收拾的干干净净。又偏偏,胡唯是个兵,强迫症一样的注重细节。

    这样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就显得这个家里缺了点人味儿。

    刀,用过之后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码在架子上。

    屋里的床睡过之后,要把被子方方正正叠在枕头上,就连被子的大小也要和枕头一样,让四个角对齐。

    一辆车乘着夜色停在杜希家楼下,女人熟练拉紧手刹:“杜老师,我就送您到这,回去早点休息。”

    晚上八点是杜希的交班时间,急诊忽然送来一位老太太,心源性休克,杜希在没来急诊科之前曾是心内科的副主任,对待这样的病人更有经验。从抢救到观察前前后后忙了两个小时,离开医院时恰好有原来科室的医生也要走,就顺了他一程。

    杜希拎好自己的公文包,站在窗外:“谢谢你了,小苏,回去注意安全。”

    “杜老师,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都是医生,凭着职业知觉,苏燃蛮关心地多问了一句。

    杜希笑笑:“没什么大事,忙了一天,有点累。”

    苏燃今年三十八岁,和杜希一个科室共同工作了九年,他还是她的博士导师,有同事情,有师生情,更有成熟女子对心仪男性的倾慕之情。

    “您可千万注意身体,前阵子赵主任那班人倒下了两个,在急诊就是这点不好,精神高度紧张,体力消耗大。”

    杜希招招手,想赶她早点回家:“放心吧,我有分寸。”

    一直目送着苏燃的车开远了,杜希才转过身,捂着心口慢慢坐在马路牙上。

    他这毛病已经很长时间了,自胡唯母亲去世之后就有。

    但是很少发作,有时一年也不见得犯一次,只是最近频繁了些。

    缓过那一两分钟不适,杜希沉口气,一使劲,起身上楼。

    胡唯正在家里做饭。

    军装外套和领带搭在沙发上,人站在厨房里,衬衫袖子推至手肘,左手拿烟,右手执筷,眯眼正在锅里搅着。

    听见开门声,他探出半个身子:“爸?”

    “哎。”杜希没想到他在家,又在做饭,有些意外。“这么晚还没吃饭?”

    “给您做的。”将火调小,胡唯连忙把烟头掐进垃圾筐,把汤倒出来。

    杜希脱了外衣,坐在桌前感慨:“今天也算过节了,平常吃你一顿饭可难。”

    油锅里滋啦啦烙着饼,胡唯熟练翻勺,被烟呛得直咳嗽:“今天下班早,惦记着给您弄顿好的,谁知道您这个时候才回来。”

    一大碗酸辣汤,一盘炒饼,另外端上两碟素菜,胡唯往杜希面前搁了双筷子:“您尝尝。”

    他做饭的手艺是在部队学的,一个班里的战士天南海北什么地方的人都有,食堂吃烦了,就躲在训练场哪块大石头背后想家乡。

    小四川说:“我来来(奶奶)的酸辣汤,豆腐要先烫,用水把鸡蛋搞匀,撒上辣椒,最后才棱(能)用油锅浇,辣(那)味道——”

    小河南说:“俺家的饼才香咧!”

    一直用帽子盖脸睡觉的毛壮壮翻个身,露出只耳朵。

    有人用脚踢了踢他:“小老坦儿,你家有什么宝贝?”

    毛壮壮半天才把帽子从脸上抓下来,一张嘴就是唐山口音:“我啊,现在啥也不想,就想我家院子里那两颗老酸梨。”

    “这天天吃土喝土,嘴里没味儿啊。”

    毛壮壮爬起来问:“班长,你是哪人呢?好像奏没听你说过。”

    当时二十出头的胡唯是班里年纪最大的,因为刚刚结束训练,热的脸颊泛红。

    他盘腿坐在几个人面前,手里捏着根草儿,心想,他是哪里人呢?记不起来了,和母亲一样,是杭州人?算不得,母亲离家时还没他呢。

    笑一笑,年轻腼腆的小胡班长说:“我是雁城人。”

    “哎呀,雁城,雁城那地方好啊,大城市,商场可多。”

    后来,连里季度考核,三班和六班训练成绩不相上下,总是暗中较劲,因为六班人说了些猖狂话,惹了三班战士不高兴,在射击场上掐起来。

    连长恼火他们窝里斗不团结,一怒之下重罚两个班的班长。

    那天下午有暴雨,三班和六班的战士趴在窗台上看,看自己的班长背着负重在操场上狂跑,看的眼睛越来越红,看的拳头越来越紧,最后怒吼声脏话,一窝蜂地冲出去。

    连长站在雨中暴跳如雷:“好!好!你们三班团结!睡觉都一个被窝!”

    雨停了,大家也跑不动了。

    胡唯和六班班长一前一后趴倒在地,咬牙切齿地骂,骂过了,脸贴着塑胶跑道又互相望着对方咧嘴笑,先是傻笑,最后是开心地,出了声的笑。

    一个个被人搀着回去,还要较劲。

    三班的人说:“班长,是我们先冲出去的,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