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第七章 雁北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裴顺顺是个妙人。

    抛开风度翩翩的模样,一举一动的矜持,单从名字上讲,也是得了上天眷顾的。

    之所以叫顺顺,是因为他爹娘太宠爱他了,希望他从娘胎里一钻出来就顺风顺水,无病无灾。

    偏偏这个顺顺还很争气,生了个绝顶聪明的大脑,从小就是神童。一闭眼,任何数字加减乘除法张嘴就来,心中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餐桌上服务生端来一道开胃的老醋花生,盛在翠绿的瓷碟儿用陈醋和蜂蜜浸着,眼睛一扫,筷子轻拨,裴顺顺老毛病就又犯了。

    “这花生豆儿有三十六个——”

    “哎呦!!”

    孟得把面巾纸团成团砸到裴顺顺脸上:“你这毛病,还没改哪?”

    裴顺顺对胡唯抱歉地欠了欠身:“实在对不起,从小就有这个毛病。”

    胡唯倒觉得他这毛病挺有意思:“看一眼就能知道是多少?”

    裴顺顺谦虚的很:“八九不离十吧。”说着,他拿起桌上的牙签盒撬开盖子,瞥一眼,又自信地放回去。“六十九根。”

    胡唯心想这可奇了。

    “他这是强迫症,大夫说这就跟那挤眼睛一样,是心理暗示,治不好。”孟得替他解释道。

    胡唯说:“这毛病别人想得还得不上呢,治它干什么。”

    “你不知道。”裴顺顺筷子拈起一颗花生送进嘴里,“小时候我妈带我去公园玩儿,看见人家卖气球的,我就跟在人家屁股后头数,想看看这气球到底有多少,结果差点跟着人家走丢了。我妈找到我之后当场就给了我俩嘴巴,第二天就带我看大夫去了。”

    说起裴顺顺这个“特异功能”,倒让孟得忽然想起一个人。

    “胡唯,你觉不觉着他跟一个人特像?”

    胡唯问:“像谁?”

    孟得怪他烂记性:“啧,你那妹妹——”

    遥想那是去年冬天,也是快过年,孟得要给胡唯送一些东西,胡唯在外头还没回,两人约好在家楼下碰面。孟得到的稍早了些,就坐在车里边抽烟边等。等着等着,从胡唯家楼道里钻出来一个姑娘。

    可能是天儿太冷,那姑娘戴着帽子围巾,把自己捂得十分严密,几乎看不见脸。

    姑娘低头匆匆走过孟得的车,孟得还特意打量了她一下。

    身量纤纤,个头高挑,穿着一件浅粉色棉袄,就是不知长的怎样——

    想着想着,那姑娘在他车屁股后忽然站定,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像是做心理斗争似的,磨蹭着,又调头回来敲了敲孟得的车窗:“哎。”

    孟得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把车窗降下来:“有事啊?”

    姑娘把脸缩在围巾里,冻得睫毛上都是冰珠:“这车牌牌是你的吗?”

    孟得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在大马路上堵着他这么问,一时口气很冲:“你要干嘛啊?”

    “不干嘛,你就说这牌子是不是你的。”那姑娘讲话也不怯场,十分爽利。

    孟得嘿了一声,直接倾身从储物箱里摸出两个本本:“妹妹,瞧好了,行驶证和驾驶本,我叫孟得,车是我前年买的,牌子也是正规上的,有什么话今天得说清楚。你要说不明白,我可不让你走。”

    那姑娘还真低头瞥了他行驶本一眼,好像在确认真假。

    看完了,她站在车外,双手揣在口袋里:“给你提个醒,今天下午玉山路上,xx的白色轿车,跟你这个一模一样的牌子。”

    说完,那姑娘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孟得一人在车里发懵,在后头迭声喊她:“哎,哎……”

    那姑娘走的很快,孟得追了两步,见她拐了个弯,又被一台车拦住了,然后是一样的情况,车窗半降,像他和她刚才一样,那姑娘弯着腰冲里头说着什么,摆摆手,然后快步离开。

    待胡唯回来,孟得把东西交到他手里,有意提起:“刚才在路口你跟谁说话呢?”

    “我四叔的女儿,来家里拿点东西。”

    胡唯这么一说,反倒让孟得有些不知所措。本来以为那丫头片子是碰瓷或者骗钱的,谁知道还跟胡唯沾亲带故。

    这事过了没两天,孟得白天上班的时候,忽然冲到楼上拉着胡唯亲切握手,激动地连家乡话都飚出来了:“胡唯,替我谢谢咱妹妹,告诉她,以后就是我亲妹子噻——”

    小胡爷刚上完厕所提溜着皮带出来,一头雾水。

    孟得把前几天在他家楼下发生的故事原原本本讲给胡唯听,说完痛心疾首:“八百多块钱的罚款啊,我之前就纳闷,那些违停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