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第 21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因为出了这档子事,整个超市罗筱都逛得心不在焉的,一直在盯着林溯雨瞧,但林溯雨那种仿佛进入了角色扮演模式的状态再也没出现过,反倒是一直和他说说笑笑。

    罗筱发誓,好友绝对是发现他神色不太对了,毕竟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罗筱又不是一个善于掩饰情绪的人。但一直到买完东西回宿舍,林溯雨对此依然一句话也没提到,甚至在整理完东西以后,就以“去看看隔壁宿舍情况”的借口离开了。

    搞得罗筱心里头是七上八下的。

    第一次节目录制是三天以后的事,所以现在暂时还算是拍前休假中,来参与录制节目的练习生们整体透出一种微妙的怠惰状态。游弋在阳台打电话,从他时不时的“食堂当然没您烧得好吃啊!”、“你儿子我在这里录几个月节目估计要被饿瘦了!”、“我特别想您的蒜薹猪肝!”等言论,可以看出,他估计是在跟自家做菜天下第一的老娘通话。

    陆正霖又恢复了第一次见面时抱着膝坐椅子上的动作,继续看他之前没看完的书。罗筱因为好奇,借着去洗手的借口路过瞅了一眼,发现这本书封面上赫然印着马克思的头像。

    ——《资本论》。

    槽点太多了,根本吐不过来!

    此刻,罗筱的心情竟然跟之前看他拿语文教科书出来的陆正霖微妙地重合了。

    本来他就不是那种会主动跟不熟的人聊天说话的类型,林溯雨一走,本来还没觉着有什么问题的罗筱顿时有种微妙的坐立难安感。

    奇怪了……刚才怎么就没觉得这宿舍这么空?

    看陆正霖埋头看书的样子,罗筱有些心虚地重复了两遍“抬手”——“摸头发”——“放下”的动作,到底还没有去搭话的勇气。陆正霖虽然笑容温柔说话也和和气气的,但罗筱就是心里头发怵。

    他的身边仿佛有着一层无形的薄膜,把他和周围人隔开。

    尤其是现在抱着膝垂着眼的模样,周身萦绕着一股请勿打扰的气息,总让人不由自主地升腾起敬而远之的念头。

    ——因此,看着也格外孤独。

    于是,当前局面就呈现出了很诡异的状况——陆正霖坐着自顾自地看书,罗筱则坐在和他隔了足足有一个桌子的位置上,以每隔三秒就按一次手机锁屏键的频率,努力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给自家老妈发的消息还没任何回复,罗筱猜她又被加班绊住了,毕竟要是猜测自家老妈根本就是懒得回复自己信息的话,听上去也太伤感了。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大,大到无限接近真相。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他打开聊天界面,迅速地敲了一行字出来——

    “你在哪里?”

    林溯雨回得很快:“在隔壁宿舍侃大山,要来吗?他们四个人都在。”

    他盯着这行信息好一会儿,一把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以绝望的神情顺着手臂一头砸到了桌子上,彻底打消了出去找好友的心思。

    要让他和四个陌生人一起谈天说地的,他还不如在这里跟陆正霖俩扎窝呢……!

    想到这里,罗筱从背包里把平板电脑拿了出来,刚准备插上耳机,想想又问了一句:“我能开外放吗?”

    陆正霖头也不抬道:“你开吧,我无所谓。”

    练习生很多都有没事就放音乐蹦迪的习惯,也有些喜欢一边练基本功一边放有声小说,璀璨的朱玄祯就喜欢一边压腿一边听《杀手王妃带球跑》、《总裁的甜甜千金小娇妻》之类名字听着就不明所以的有声小说。据朱玄祯说,听这种小说非常减压,听个两三章,感觉压腿也有劲了,负能量也没了,腰腿也不疼了,还能一口气上六楼了。

    这个习惯陆正霖一直都不是很懂,虽然他跟朱玄祯关系还不错,但这个爱好……他的内心真的是拒绝的。

    只要罗筱别外放这种小说,其他玩意儿他接受度还是很高的,况且只要他开始看书,周围的一切就很难影响他。

    罗筱说了声“谢谢”。

    三秒钟后,陆正霖清晰地听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咆哮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同学们,拿出你们的数学书来!上次我们说到象限,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这个口诀你们记住了没有!?来我们再回顾一下……”

    陆正霖一愣,下意识转过头望去,正看到罗筱规规矩矩地打开一本“高中数学”,拿出了铅笔,开始认认真真做起了笔记……

    喵喵喵?

    兄弟你认真的吗!?

    …………

    林溯雨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好友的这波操作已经让陆正霖积了一肚子想吐槽的欲望。就在罗筱偷偷对陆正霖进行暗中观察时,林溯雨正提着一袋果冻敲隔壁宿舍的门。

    敲了两下,没反应。

    不会吧,这个点儿了不在宿舍……难道是集体出去压马路了?

    内心正疑惑着,他刚收回手,门就猛地被拉开了,一个慌慌张张反扣着棒球帽的少年嘴里急急地喊道:“来了来了,谁啊——”

    这么踉跄着倚在门把上,那歪歪斜斜仿佛要摔倒在地的身体才算站住了。少年头一抬,那亮晶晶的眼眸就从细软的发丝下露了出来,在走道上白炽灯的照耀下,点点光辉如同灿星一样洒落在其中。等看清楚门口的人是谁后,他一下子张圆了嘴:“哎,是你?”

    林溯雨也是一愣,这还真是巧了,正是在大巴上说过话的“东瓯土豪”君。

    土豪没有贴姓名贴,衣服扣子也是胡乱别在一起的,看得出他确实是很着急地过来开门了,脚上的拖鞋左右方向竟然是反的,被踩得歪歪扭扭。

    东瓯土豪眼睛一扫,恍然大悟:“林溯雨……原来字儿是这么写的啊。哎,站门口干啥,准备插蜡烛吗?进来坐进来坐!”

    还没开口说话呢,林溯雨就被热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