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楔子

    永康十八年,晋朝十三皇子霍允肆大病一场后自荐出征,跟随定远大将军郑楚平定北荒边境。

    永康二十三年,前皇后刘環被废,其下两子贬为庶人流放青州,其子孙世世代代不得回京。

    永康二十四年,十三皇子霍允肆率兵击退北厥蛮人,被封为秦江王。

    永康二十五年,秦江王之母谢昭荣册封为后,一夜之间杨嫔,张嫔暴毙而亡。

    永康二十八年,秦江王霍允肆班师回朝。

    这一切只是一盘棋局,而我们不过是这局里的棋子,输还是赢只在于布棋的人。

    三千金甲铁骑犹如天边卷起的一道巨龙,声势浩大,气势磅礴。一声声的吾皇万岁衬着铮铮铁蹄,响彻皇宫上空,霎时间百鸟飞绝,百虫噤声,全朝文武百官,皇子公主无不被其威严所震撼,统统低下头去不敢肆意张望。唯有那个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昂首眺望着那个远方的领头人,他从来都不曾喜欢过这个儿子,可如今却又不得不去依靠他,温馨的笑容之下是一张假意的脸,眉宇之间充满了深深地担忧。

    霍允肆一手牵马,一手扬鞭,高坐于鞍马之上,多年来的南征北战让他曾经的满是书生气息的脸庞变的刚毅无比,厚重的金甲之下,散发出浓重的戾气,眉目之间如同寒冰屹立,所到之处皆是一阵寒风掠过。不经意间扫过一眼,便是一丝杀意泛起,霍允肆冷眼瞧着显赫的皇家仪仗,卑躬屈膝的文武百官,对她敬畏有加的兄弟姐妹,心里不由得一阵可笑。这十年间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他清楚记得这里的每一个人,甚至于当初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从来不曾忘记过,。

    霍允肆勒紧缰绳,翻身一跨,稳稳地便落到了地下,只见他腰间别挎着凌天穿云剑,头顶一缕红缨,金色战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异常耀眼,顿时周边所有的任何事都失去了颜色,放佛这天地间这有他。

    “咣”的一声,霍允肆便跪在了霍郑脚下,腿甲撞击到地面的声音,将在场的人都惊了一跳,这时他们才发现,就算是军功赫赫的霍允肆,也有需要低头的人,他始终不是天子,始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始终是一根心头刺。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一开口便是嘶哑之声,全无昔日的灵动之感。

    霍郑皱眉,余光瞄向身旁的皇后,不过谢昭荣的脸上却没有掀起一丝的波澜,不禁在心里自嘲道,早就知道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会为这破了的喉咙难受呢,也是他多想了。

    其实霍郑早就知道霍允肆因箭伤而毁了喉咙,但却没有想到竟如此严重,回想往日他也是这宫里的皇子中出了名的百灵之音,由此而看,战场上是多么残酷,他能平安的回来也算是九死一生。

    “这些年你辛苦了。”霍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起伏,但却让人有一种危机四起的意识。

    “好男儿志在安国立业,马革裹尸,青山忠骨,便是最好的归宿。”声音嘶哑,但却字字有力。

    霍郑点了点头,又向一旁的看见看了看,示意他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江王霍允肆平定北荒南蛮有功,十年间屡建奇功,特此加封一等侯爵,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日的归来无疑是荣耀的,是显赫的,可皇后谢昭荣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不仅如此还夹杂了一些冷若冰霜的寒意,从霍允肆踏进皇宫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一下,仿佛是想将他此刻的荣耀推得一干二净。

    朝中为了庆贺秦江王顺利班师回朝,又为了安抚征战士兵,下令大摆筵席三天三夜,直至尽兴为止。

    筵席摆了三天三夜,霍允肆就在凤仪宫跪了三天三夜,这既是做给别人看的,也是做给自己看的,当年他大病一场后,不顾母后谢昭荣的反对毅然自荐出征,十年间不曾往来一封书信,这母子间的心结便由此结下。但现在既然荣归故里,身为秦江王又是一等候爵,他不能让别人说自己与亲生母亲心生间隙,更不能为了这么点小事,而让他们维系了这么多年的母子情分消失殆尽,这于谁而言都不划算。

    “皇后娘娘,秦王殿下已经跪了三天了。”碧华是谢昭荣的陪嫁一个丫鬟,这么多年一直云英未嫁,忠心耿耿的伺候她,霍允肆也是她养大的,在心里也早已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见他跪了这么久,难免少不了心疼。

    “这秋天一到,花就开始枯黄,也算是到日子里,怎么都救不过来。”谢昭荣依旧淡淡的剪着瓶里的花枝,淡黄色的菊,她向来是最喜爱的,只不过一到秋季就开始凋零。

    “不过是朵花罢,花谢了明年还可以再开,可人要是没了,就只能念着从前了。”

    谢昭荣手下一顿,但却没有停下,借着撇开花枝的功夫,瞧了一眼碧华,不咸不淡的道:“你倒是关心他,但愿他这十年间没把你忘了,也好歹不要辜负你的一片好心。”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只怕秦王身体受不了——”

    “得了,把他领进来吧。”

    “哎,谨遵皇后娘娘懿旨!”碧华提起裙摆急匆匆的就迈开了莲步,生怕谢昭荣再反悔。

    许是跪的时间太长了,霍允肆刚把腿抬起来一点,就又重重的跪了下去,酸疼感由腿向全身侵袭,望着脚下,放佛这两条腿不是他的一般。

    “这是跪麻了吧?”碧华瞧着他痛苦的模样,顿时心疼了起来,连忙搀起他的一只胳膊,还对着一旁的侍女骂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