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 忽如其来的登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序:突如其来的登场

    澳门。

    巴比伦娱乐场。

    今晚赌场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寻常,工作人员们一个个露出紧张却又兴奋的神情,窃窃私语的声音在每一个角落流传。内容大同小异,总结起来可以归纳成一句话:

    “有高手来扫场了!!”

    作为澳门大的赌场之一,巴比伦娱乐场对这种事有着丰富的经验。每年都有许多自持赌术高明的人来这里踢馆,妄图一夜暴富,从此家财万贯。

    私下里,赌场方面承认,的确有一些高手在这里卷走了巨额现钞,然后滑脚跑路,但那只是极少数情况,绝大部分时候,那些赌徒都在赌场豢养的高手群中败下阵来。

    今晚似乎并不是后一种情况。

    贵宾房内,庄家位置坐着的是赌场的高级技术顾问陈长青——至少他黑色西服前襟别着的工作名牌上是这么写的。

    陈长青,三十七岁,为巴比伦娱乐场工作四年,共挫败了二十六名挑战者。四年前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打败了三个赌场的高级管理人员,然后他加入了巴比伦。

    职业赌徒是一个听起来非常浪漫的职业,但现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愉快。诚然,很少有会出格找人报复的赌场。但是很多时候,他们的身份会被列入黑名单,并被禁止走进世界上的大部分赌场。

    所以,很多职业赌徒后都被赌场招揽,作为技术顾问为曾经的对手贡献自己的技能,延续自己的赌博生命。陈长青也听说过,巴比伦的总经理以前就曾是横扫全球各地三十九家赌场的传奇赌王。

    然而今天,历史似乎要重演,但他不再是胜利者。从他走进房门那一刻算起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他的筹码已经越来越少,对面坐着的年轻人气定神闲地端着一杯红酒,凝视着他的双眼。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赌徒,陈长青额头上没有一滴汗,但是他手心已经开始发潮,沉吟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发现自己的肢体动作正在向对方示弱,或许对方已经因为自己的示弱而开始大意了……或许这样的话自己还有翻盘的会。

    他只能这样祈求,因为在场上,他已经溃不成军。

    “看来你手气不大好,要不再洗一次牌?”坐在桌子对面的人温和地问。旁边的两人也发出了善意的轻笑声。

    一般来说,赌场用来玩二十一点的牌一共八副,四百一十六张。而为了减少赌客算牌的可能,这八副牌发三分之一的时候就会重洗牌。而现在场上的牌只用了五次,五十五张。

    在这会儿,场上一共坐着四个玩家,除了那个拥有神一样运气的年轻人和他的中年同伴外,还有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那是一位来自上海的富商;以及赌场的老顾客,陈长青也认识的一位贵妇人。而现在,那位上海富商和贵妇几乎都放弃了赌局,每次只压礼貌性的一万元,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神秘的年轻人身上。

    而这一轮的五次牌局里,年轻人每次都压二十万。赢了四次。输了一次。一共赢了六十万。

    认真地说,对于久经风浪,参与过上亿赌金的大牌局的陈长青来说,区区六十万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关键是,对面的人已经跟他赌了三个小时,而他几乎一直在输。

    陈长青已经注意了这年轻人两天了。之前那几天,专门追踪和统计筹码走向的监控系统就显示了这个年轻人的胜率有问题。陈长青搜索了一下历史记录,发现这个年轻人来过两次,然后第一晚赢了三百六十万,第二晚赢了五百二十万。

    根据多年的经验,他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个年轻人绝对有问题。

    在登记册上,这个年轻人用的名字是:

    苏荆。

    苏醒的苏,荆棘的荆。

    在巴比伦人工作了四年,陈长青也见过自己的同事们被高手打败的场面。在看现场监控录像的时候,他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些同事紧张失措的模样,但他没想有一天他会比那些前辈输得更惨,更一败涂地。

    “我要一颗水果糖,苹果味的。谢谢。再给我这位朋友来一杯加冰的威士忌。”坐在对面的年轻赌客打了个响指招呼侍者。

    根据这几日赌场的监控记录,每天晚上,对面的年轻人总是和那个中年男人结伴前来,而且几乎总是年轻人赌,大汉坐在旁边看,或下一些小注。

    作为赌场的镇场角色,陈长青专门训练过相人之术。据他从动作上判断,这个大汉应该是退伍的军人,或者特种兵之类的角色。他一开始猜测那人是年轻男子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